• 2010-05-18

    Billy Idol:叛逆外衣下的时尚小子 - [地下三厘米]

    http://www.kctunes.com/Bios/Images/Billy_Idol3.jpg

    (刊于《非音乐》2010年第二期,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文:上尺工凡四六

    一身皮衣,满头金发刺头,琳琅的金属饰品,又臭又酷的一张表情,勾勒出一个典型的朋克小子形象,这便是Billy Idol。这个英国小子在外形上的抢眼装扮将人们大半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却让自己的音乐主业成为了附庸。提起Billy Idol的音乐,首先能够想到的就是两首翻唱歌曲。一首是Billy Idol翻唱The Doors乐队‎的《L.A. Woman》,另一首是Nouvelle Vague翻唱Billy Idol的《Dancing with Myself》。有趣的是,这两首作品均不是Billy Idol的标志音乐风格。《L.A. Woman》在Blues Rock和Hard Rock中横冲直撞,《Dancing with Myself》则蜷缩在典雅的酒吧角落里,他们都没有将那个男人真正还原,那个在诸多音乐风格之中游走,始终站在时尚前沿的Billy Idol。尽管一身摇滚的叛逆之感,但自打他的第一张同名专辑开始,Billy Idol就已经牢牢的和“商业”两个字绑在了一起。皮衣和金发上的那种叛逆在音乐中毫无踪迹可寻,从New Wave到Hard Rock,从Pop Punk到Electronica,你所能看到的不过一个在悦耳的旋律上跳动的弄潮儿。

    但是这样评判Billy Idol未免有些不公。以与之相符的音乐风格去定义一个喜欢表现的人似乎有些过时。对一个玩New Wave的人来说,这样已经显得足够的时髦了。何况早先Billy Idol也确实坚持着朋克曲风,只是这已是上世纪的七十年代的事了。那时正是英国朋克的黄金时代,作为一位大不列颠的年轻人,那时William Michael Albert Broad还尚未用到Billy Idol这个名字。必须感谢学校的老师提醒了他,当Broad被老师评价为“Idle”时,Billy Idol的雏形便已出现(Idle与Idol读音相似)。在加入第一个朋克乐队前,他抛弃了原先的名字,正式将Billy Idol作为自己的艺名。而在单飞之前,在自己的朋克乐队Generation X担任主唱的经历也足够让Billy Idol骄傲一阵子了,至少这是他最后一段真正意义的朋克时光,尽管Generation X并不算是那种十分死硬正统的朋克乐队。

    Generation X坚持了数年并发行了三张专辑,但最终还是难逃解散的命运。1981年乐队解散后,Billy Idol移居纽约,开始了自己的单飞生涯。此时正值朋克逐渐式微,而新浪潮开始风生水起之时。Billy Idol也搭上了时代的顺风车,在他的第一张同名专辑中,便可以瞥见他在风格上的转换。音乐中那朋克的叛逆依旧,但是旋律中却带着新浪潮那柔软的质感,完全感觉不到曾经弥散在70年代的朋克烽烟。但正是同名专辑中的这种风格取向,加上在电视上播出的单曲MV的效果,使Billy Idol这个名字在美国家喻户晓。

    之后的几年里,Billy Idol不断变换自己的角色。或许是为了更好的打进美国市场,从第二张专辑开始,Billy Idol便放弃了自己原本坚持的朋克立场,开始往自己的音乐中加入Hard Rock音乐元素。两种最时髦的风格在音乐中碰撞,使Billy Idol的事业登上了一个另一个发展阶段。尽管1987年,一直与其合作的吉他手Steve Stevens走上了单飞的道路,但是这并没有影响这个弄潮儿在自己的事业上继续发光发热。

    1990年,著名电影导演卡梅隆看上了Billy Idol,并邀其在即将开拍的新片《终结者2》中扮演液态金属人T-1000。但是当年二月份的一次摩托车事故却让这项合作泡了汤,这次车祸几乎把Billy Idol的一条腿给废掉,相比之下片约倒是小事。电影演不成了,但是唱片的录制却仍在继续。医生的嘱咐并没有起到太多的作用,Billy Idol当年还是将新唱片录制完成。这张名为《Charmed Life》的专辑似乎补偿了Billy Idol片约泡汤造成的心理落差,专辑中Billy Idol前所未有的摇滚了一回。身上的皮衣不再是朋克的象征,而是染上了美国Hard Rock的那群皮衣机车党的色彩。在这张专辑中,这个英国叛逆青年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美国硬摇滚男人。布鲁斯味道的旋律与专辑标题“Charmed Life”联系在一起,着实相映成趣。除了新专辑,这个The Doors的坚实支持者还出演了The Doors的纪录片,扮演了其中的一个角色。

    1993年,Billy Idol发行了颇具创意的《Cyberpunk》,开始用上电脑等技术效果来帮助更好的表现音乐。但在接下来的一年,因为使用药物过量,使得Billy Idol两次深陷在药物的副作用影响中而无法自拔,幸而他最终两次都得以从药品漩涡中全身而退。此后Billy Idol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新唱片问世,虽然他在现场、电视、电影和网络中仍然活跃,但是热度已经大不如前。2005年的《Devil's Playground》的出现终结了人们长达12年的等待,这张新专辑虽然带来了Billy Idol最新的声音,但是却没有为他挽回太多的人气,除了慰藉一下老歌迷外,专辑本身并没有太多特别的作用和亮点。

    2006年,除了在他的键盘手Derek Sherinian的个人专辑中露了一把脸外,Billy Idol还交出了自己的圣诞专辑《Happy Holidays》,在这张专辑中,Billy Idol穿上了正式的西装,似乎要将自己弄成第二个Frank Sinatra,音乐也显得十分的传统温馨。叛逆的狂气由于岁月的缘故而不复存在。这个英国朋克仔如今已完全融进了美国社会中。

    热度虽已消减,但余温尚存。Billy Idol的单曲《Rebel Yell》和《White Wedding》分别出现在游戏《Guitar Hero World Tour》和《Rock Band 2》的演奏列表上。在2008年推出精选辑《The Very Best of Billy Idol: Idolize Yourself》后,他又顺势展开了新的一轮世界巡演。2009年他在美国芝加哥议会剧院为电视剧《Soundstage》举办了一场演出,并被录制成DVD发售。虽然时代变了,但是之前打拼所留下来的电视和音乐作品仍然能够让其继续在余温未减的情况下红火一阵子,过去的辉煌已经留在路上,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人们重回之前的辉煌时期。

  • 2010-05-11

    【视频】崔健 -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 - [地下三厘米]

  • 2010-05-04

    【转】Autumn Tears《Love Poems For Dying Children, Act 2》:黑色诱惑 - [地下三厘米]

    http://img2.douban.com/lpic/s1465262.jpg

    艺人:Autumn Tears
    专辑:《Love Poems For Dying Children, Act 2:The Garden Of Crystalline Dreams》(1997)
    厂牌:Dark Symphonies
    评级:★★★★
    试听:虾米音乐

    感谢Kevin的指正,这篇转文歌词中的“Unless”应为“alas”。

    文:流浪的矩阵
    原文链接:http://music.douban.com/review/1128240/

      有些音乐天生就是黑色的,那是一种灵魂深处的召唤。Autumn Tears的这个以女吸血鬼为题材的三部曲音乐史诗——《Love Poems for Dying Children》可算是把黑色音乐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了。从第一个音符想起了那一刹那,整个人似乎都被剥离出这个钢筋混凝土的喧嚣都市,来到一个充满黑暗、森林、鬼怪、恐惧的奇异之地,那一句俗点的话就是超凡脱俗了。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其中的美妙的,我妈就觉得我整天听的这些音乐渗得慌像哀乐一样。国内听这种黑色音乐的人也不太多,究其原因大都是由于受不了那种黑暗绝望得气氛。
      
      相比DeathMetal那种嚎叫和噪音轰炸,我还是喜欢这种口味稍微淡一点的。古典乐器加上萦绕的女声有种让人痴迷的魔力,最重要的事它那黑暗的主题。跟朋友讨论音乐时我就认为,对于我这种不懂乐理的音乐爱好者来说能听懂音乐是个非常重要的,古典的很多作品自己确实才疏学浅无法很深地去了 解,还是这些叙事性很强的音乐和我的水平相当。在听的同时我能够又很强地带入感,能得到精神上的充分愉悦。
      
      很多人听歌认为歌词不重要,重要的是音乐本身,对这种观点我持保留意见。对于歌曲来说,歌与曲本来就是两个同等重要的要素,所以对于我来说最头疼的就是对唱的歌词只能听懂只言片语,看来学习英语任重道远啊。不过在网上下了歌词来看,最喜欢的却是ACT II里小孩与女吸血鬼的对白。
      
      小孩: Do the children ever sing?
      女:Unless they do not the song of wealth and remembering
      小孩:Do the children ever dance?
      女: Unless they can dance no more
      小孩:Do the children ever laugh?
      女: Unless their laughter can be heard no longer
      小孩:Do the children ever play?
      女: Unless their days of playing has longs since ending
      小孩:Do the children ever sleep?
      女: Unless they can not sleep, they can only dream
      小孩:Do the children ever cry?
      女: Unless I do regret they forever cry tears for sadness
      小孩:Do the children ever love?
      女: Unless they can love no more
      小孩:Do you love the children?
      女: I love all my children,yet I feel they can not love me
      小孩:Do you love me?
      女: I shall love the forever my dearest one, sleep now ,as we enter this endless memory together , and see ...... all in a moment....
      
      整个就是吸血鬼进食前与牺牲品的对话,让我想起科波拉的《惊情四百年》中 女吸血鬼抱着小孩进入墓室的情景。当然朋友说我听多了这些会变态的,我却不这么想。黑暗的感召来自心灵的深处,就如同有些人信上帝、有的拜佛,这都是一个道理。

  • 2010-03-28

    Dashboard Confessional:定格的青春期 - [地下三厘米]

    http://radio.mcot.net/met107/metUseFile/dashboard-confessional-3.jpg

    (刊于《通俗歌曲》2010年第2期,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文:上尺工凡四六

    把Dashboard Confessional称作是一个乐队,似乎有些不太合适。自1999年创建以来,Dashboard Confessional就被创建者Chris Carrabba贴上了醒目的个人标签。这种个人化的印记始终陪伴着这个乐队,即使乐队已经从前期的单人阵容变换为完整的乐队阵容,这种情况也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改变。提起Dashboard Confessional,人们最先想起的还是Chris Carrabba那干净轻柔而略带忧郁的声音。对Dashboard Confessional而言,Chris Carrabba仍然是乐队的中心。这也让Dashboard Confessional变成Chris Carrabba自己的天地,并很好的解释了Dashboard Confessional在一段时间里在原声Acoustic Rock和Emo-Pop之间摇摆的原因。如果这个乐队不是以Chris Carrabba为中心的话,那么Dashboard Confessional的风格路线就不至于如此的个人化和特殊化了。让人奇怪的是,尽管有着满臂的刺青,但是在音乐之中,却无法感觉到与他身体上相符的力量,他的音乐始终是以惆怅心碎的情绪为标志。

    如果说在1998年,Chris Carrabba的身份仅仅是Further Seems Forever的主唱的话,那么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他则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新的身份:Dashboard Confessional的主唱兼吉他。准确点来说,应该是是他为自己制造了这么一个身份,这个新团不过是他在玩乐队的间隙所创造出的个人Project而已。尽管在2000年Further Seems Forever已经发行了一张EP,并和Tooth and Nail签下了唱片合约,Chris Carrabba却已开始录制自己的第一张专辑,《The Swiss Army Romance》。至少在这时,仍然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Dashboard Confessional要替代Further Seems Forever成为Chris Carrabba的音乐主心。对于新专辑,Chris Carrabba也承认这是一张他自己认为“太过个人化的专辑”,“这些音乐和Further Seems Forever的风格不太相符”。专辑也仅发行了1000份拷贝而已。但那些富有青春气息的Emo旋律展现出了他的另外一面:悦耳、柔软和干净。专辑中表现出的恬淡感性,和原乐队那种更为坚实硬朗的风格截然不同。简单的配器(一把原声吉他)也将他的Emo旋律中的这些优美与简单的情绪抽离出来并加以放大。整体让人感觉就像是一张被民谣化了的Emo专辑。

    后期发生的一些矛盾最终让Chris Carrabba在乐队巡演过后退出乐队,全心经营自己的个人Project。对于自己离开的原因,他将其归咎为乐队成员之间恶化的关系使得其在音乐事业上无法再共同进退。巡演过程中,乐队成员之间的争斗让他对乐队彻底失望。尽管如此,他还是参与了次年乐队第一张专辑《The Moon Is Down》的录制工作。但至此,Chris Carrabba便开始了自己一个人的征程,与乐队的短暂聚合并没有让他放下Dashboard Confessional的工作。与乐队的决裂并没有影响到他的个人事业,原先只是在小范围发行的《The Swiss Army Romance》得到了独立厂牌Drive-Thru的赏识,并由其于2000年11月发行这张专辑,此时距离他离开乐队不过三个月。

    次年三月份,Dashboard Confessional带来了第二张专辑《The Places You Have Come to Fear the Most》。这次的专辑不再是属于Chris Carrabba一个人。不再是一把吉他的孤单吟唱,加入的第二吉他、贝斯和鼓的声部的加入多少让音乐摆脱了些先前的单薄感。如果说在《Again I Go Unnoticed》和《The Places You Have Come to Fear the Most》两首曲子中,仍然能够瞥见上一张专辑中Chris Carrabba那种拼劲全力歌唱和弹奏的感觉的话,那么在其他的曲目中,却可以明显感觉到Chris Carrabba在演绎音乐上的力道的减弱,声音更加温柔,吉他也不至于像之前那么凌乱地咆哮。只是吉他声部仍然十分的单薄,而贝斯和鼓的部分几乎就沦为伴奏,如果不注意聆听的话,根本感觉不出新增乐器的存在。这并不让人意外,如今Dashboard Confessional仍然不能够算是一个完整的乐队,Chris Carrabba仍然把握着主要的乐器部分,就连第二吉他部分也是他自己录制的,虽然多了贝斯手Dan Bonebrake和鼓手Mike Marsh,但两人充其量只能算是外聘人员,只是为了丰富整体音乐感而请来的临时人员。由于Chris Carrabba仍然抱着自己的原声吉他和乐队大权不放,在音乐中两人得到的发挥机会并不多,即使想竖起耳朵去抓捕他们的轨迹,也会发现这并非一件易事,他们的声部似乎显得太暗淡了。但尽管如此,上一张专辑中那硬邦邦干巴巴的Demo效果至少得到了一些改善。在排行榜和唱片店中,《The Places You Have Come to Fear the Most》都获得了不错的成绩。

    专辑获得的成功让Dashboard Confessional赢得了更多来自主流群体的关注。2002年,由James Paul Wisner为乐队制作的《Screaming Infidelities》MV击败Norah Jones、The Hives等一众对手,夺得了MTV音乐电视大奖中的“MTV2频道特别奖”。同年4月,乐队接受了MTV的邀请,为MTV Unplugged录制了一期节目,这期节目后来成为了12月发行的现场专辑《MTV Unplugged 2.0》。这些都为乐队打开了更广阔的市场。此时,乐队的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第二张专辑的录制过程或许让Chris Carrabba有了让乐队真正成为一个“乐队”的打算。当Dashboard Confessional出现在MTV Unplugged录制现场的时候,Chris Carrabba身后不再是空无一人,乐队已经成为了一个完整的团队。无论从外部还是内部检视,乐队都在逐渐步入正轨。

    检验乐队新阶段成果的时候到了。2003年7月,乐队的第三张专辑《A Mark, A Mission, A Brand, A Scar》正式发行。此前乐队急剧增加的人气和人们对新专辑的期盼使得乐队的第一张专辑在4月被再版发行,而新专辑的发行更是让翘首以待的歌迷们得以冲淡等待所带来的焦灼感。和之前的作品不同,这张专辑可以说是乐队第一张以完整团队形式合作的作品。让人惊喜的是,Dashboard Confessional终于从原先的单人吉他伴奏状态中走了出来,真正发出了乐队的声音。在《Rapid Hope Loss》、《Hey Girl》等曲子中,人们惊喜的发现一个更加摇滚化的Dashboard Confessional。三大件的成型预示着乐队将向主流Emo乐队的阵地进发,丰满的贝斯和鼓的声部将《The Places You Have Come to Fear the Most》中这相同部分带来的疲软形象远远抛开。即使如《As Lovers Go》,其所带来的层次感和渲染色彩也使得音乐整体更加饱满,《Bend and Not Break》律动的电吉他、极富能量的贝斯与鼓为单薄的人声抹上了更加鲜艳的色彩。三大件结合下的Chris Carrabba展现出了自己声线的另一面。不过专辑一半的曲子中Chris Carrabba仍然还抱着他的原声吉他不放,看来他还没有完全放下单人时期的Acoustic风格,全方位转向乐队形式。这张专辑其实对于Chris Carrabba来说,更像是一次尝试。和之前一样,虽然乐队扩充到了四人阵容,但是就本质来说,它仍然是属于Chris Carrabba一个人的。“当我开始录制这张新专辑的时候,我觉得我有必要去再次尝试一个完整乐队阵容所带来的音乐效果。这不仅仅是因为我需要一个完整的乐队。所有歌曲中的旋律、节奏和配器我都已编写好。乐队仅仅是作为创作者的我口味的表现形式而已。”但这次尝试确实获得了巨大的回报,专辑打入Billboard排行榜第二名的位置,并和上一张专辑一样获得了金唱片的销量。

    3年后的专辑《Dusk and Summer》无疑更加幸运。这三年里,除了先前的专辑和活动已经积累的名气与听众群外,2004年被电影《蜘蛛侠2》选中的歌曲《Vindicated》也让乐队得以进一步拓展主流群体,并为下一张专辑赢得了更多的听众。专辑制作上也毫不含糊,请来了U2、Bob Dylon的制作人Daniel Lanois来保驾护航。《Dusk and Summer》也不负众望,在Billboard再次夺得第二位的排名。Dashboard Confessional此时的乐队音响化却日趋成熟。那个惆怅敏感的Chris Carrabba仍然在那里,只不过编曲上改变了许多。但有趣的是专辑中散发出的柔曼气息却让人想起了《The Places You Have Come to Fear the Most》时期的乐队。没有激烈的Emo情绪,和煦悦耳的旋律,并不复杂的编曲,以及钢琴和小提琴的点缀(《So Long, So Long》),都将听众推向温暖的海水中。

    虽然专辑《Dusk and Summer》吉他已经完成了从原声到电声的过渡,但是专辑同名曲仍然用上了熟悉的原声吉他,足见原声吉他在Chris Carrabba心中早已扎根,即使如今为了向主流市场迈进也仍无法割舍。2007年的《The Shade of Poison Trees》中,Dashboard Confessional进行了一次回归之旅,在木吉他为主的音乐中,人们又看到了乐队摇滚化之前的模样。只是这一次,乐队要比六年前来的老练。无论是旋律编排上,还是乐器的处理上,《The Shade of Poison Trees》都显示出一股成熟之气。这一次,乐队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将电吉他排斥在外,只是将它的音乐效果降至最小,若不注意根本不会感觉到其存在,钢琴和提琴也丰富了音乐的层次感。柔软心碎的歌曲秉承了上一张专辑的整体氛围,听上去就像是一张木吉他民谣唱片。

    2009年2月14日,Chris Carrabba在他的Myspace首页免费提供了一支单曲《Even Now》的Acoustic版本的下载,作为送给歌迷们的情人节礼物。这支单曲此前已出现在电视剧NCIS的影视原声阵容中,这支单曲也成为了即将到来的新专辑的一个提前预告。在接下来的时间里,Chris Carrabba不时在Twitter上宣布新专辑的消息。11月10日,乐队的新专辑《Alter The Ending》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这次乐队重新回到了电气化的轨道上,新专辑再次展现了乐队摇滚化的一面,虽然风格上仍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Chris Carrabba那忧郁惆怅的旋律仍然具备十足的感染力。现在也没有人在乎他到底是Emo化的流行还是流行化的Emo了。无论流行还是Emo,Chris Carrabba都一直在紧紧抓住这些范围里的听众。他始终无法将自己再进一步摇滚化,尽管《I Know About You》和《Alter The Ending》看上去就是他的爆发力的极限。《Everybody Learns From Disaster》这样的曲子仍然是他的拿手作品。

    那个敏感的青年始终没有改变,在他的音乐中,旋律永远是优美悦耳的。看上去他也对摇滚的形式并不十分的在乎。在新专辑的豪华版中,Chris Carrabba提供了专辑中所有曲目的Acoustic版本。或许是为了笼络原先的老歌迷,但更多原因,恐怕还是他自己的内心本质使然。正如他以乐队之名出道时那样,那个简单男孩仍然没有舍弃手中的空心吉他,在新专辑发行的那一天,他就宣布将他和乐队吉他手John Lefler将同New Found Glory与月底举行一次13天的Acoustic演奏巡演,届时两支乐队都将以Acoustic风貌的音乐为主。看到他的这一手,就不免猜测,他的下一张专辑会不会又和两年前一样,再重新玩起Acoustic呢?

  • 2010-02-17

    Stevie Ray Vaughan的蓝色情迷 - [地下三厘米]

    http://dummidumbwit.files.wordpress.com/2009/09/1_1.jpg

    (刊于《非音乐》第66期,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文:上尺工凡四六

    数十年光景,弹指一挥间。这句话用上Stevie Ray Vaughan身上是如此的合适。三十五年的生命光景,在如今看来显得过于短暂,而对于一个天才来说更是如此。幸运的是,Vaughan在天才中并非那种大器晚成的类型,他有足够的时间将才华绽放,而不是在尚未成名之前陨落。他留下的那些作品已足够证明他的天才。2003年,滚石杂志评选出历史上100名最伟大的吉他手, Vaughan位列第七。Classic Rock杂志则在2007年评出的“最狂野的100位吉他英雄”中,将Vaughan排到了第三名的位置。

    对于这个只留下六张录音室专辑的吉他手来说,这些荣誉可能过于耀眼,但Vaughan为布鲁斯音乐所作出的贡献和影响可不是用仅仅几张唱片就能够衡量的。作为八十年代最伟大的吉他手之一,Vaughan用自己独特的演奏风格,点燃了80年代蓝调复兴的火焰。他的音乐不仅汲取了Albert KingOtis RushMuddy WatersKenny Burrell等布鲁斯/爵士吉他手的营养,同时也从Jimi HendrixLonnie Mack等摇滚吉他手身上获得了影响,并将摇滚融进布鲁斯中,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从而自成一派。

    Vaughan之所以能成为Vaughan,环境的影响必不可少。他的出生地达拉斯城在地理位置上隶属于美国南部的德克萨斯州。众所周知,美国南部是出产音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除了20世纪初期开始由南部的黑人发展出的布鲁斯外,福音音乐、心灵音乐、乡村音乐、节奏蓝调、黑人的灵魂乐、蓝草音乐、爵士乐、海滨音乐、以及一些重金属音乐等不是在南部诞生、就是在南部发展的。在这些“南部音乐”中,可以看到贯穿其中的音乐核心:爵士和布鲁斯。美国南部音乐无不渗透着黑人带来的音乐影响,即使是称霸南方的乡村音乐,其衍生品种如蓝草音乐等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布鲁斯音乐的影响。对于出生在德克萨斯州的Vaughan来说,想不受到当地文化氛围的影响,着实难办。

    和大多数美国青年一样,从13岁开始,Vaughan就在诸多乐队之间进进出出。对于一个在11岁就弄到电吉他的男孩来说,玩乐队无疑才是让手中的吉他真正闪现出光彩的事儿,这比一个人独自弹奏曲子要来的有趣的多。在混迹于乐队的过程中,年轻的Vaughan积累了不少经验。这些为他日后创建自己的乐队打下了基础。1977年,22岁的Vaughan离开了Paul Ray的乐队,组建了自己的乐队Triple Threat Revue。这是个好的开始,因为它意味着这个德州的年轻人开始自立门户了。之后,Vaughan和当时乐队的主唱Lou Ann Barton决定将乐队名字改为Double Trouble。虽然Lou Ann1980年离开了乐队,但是这个名字仍然保留了下来。

    一次偶然的机会使得VaughanDavid Bowie结识。之后Bowie邀请Vaughan担当自己正在录制的新专辑《Let's Dance》中的首席吉他手,在工作结束以后,Bowie又邀请Vaughan作为自己的巡演时的吉他手身份出席。但是在巡演过程中,Vaughan发现自己并不适合这种工作。他并不想成为一个“二等”地位的演奏乐手,每时每刻都要按照别人的意见去演奏别人所想要呈现的风格。对自己事业的考虑最终促使他退出了Bowie的巡演,回去专心为他的新专辑做准备。

    19836月,冠以Stevie Ray Vaughan and Double Trouble之名的专辑《Texas Flood》正式出炉,这是乐队的第一张专辑。得益于先前积累的众多现场演出经验,这张仅仅用了三天便录制完成的专辑并没有因为短暂的录音时间而失去其所具有的精良水准。相反,它听上去是如此的自如纯熟。与此同时,《Texas Flood》还为美国音乐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此时正值八十年代初期,60年代的布鲁斯复兴风潮所带来的影响正在消失。一方面,70年代的布鲁斯摇滚开始融入Hard RockSouthern Rock的形式之中,摇滚化趋向愈加强烈,纯布鲁斯味儿正在为摇滚让路。另一方面,当时的年轻人正沈浸在PunkNew WaveDisco等新生音乐的怀抱之中,对布鲁斯的兴趣大大减弱。这些都让布鲁斯的地位显得岌岌可危。但是《Texas Flood》改变了这一切。颇有意味的是,Bowie的《Let's Dance》虽然大获成功,但是并没有为作为吉他演奏者的Vaughan带来多少名望,反而是自己乐队的专辑《Texas Flood》为其带来了巨大的名望。

    在专辑中,Stevie Ray Vaughan完美的将布鲁斯和摇滚融合在一起。《Texas Flood》并没有用上如Hard Rock那样以摇滚为主的形式,而是重新让布鲁斯的比重提高,使其占据音乐的核心地位。Vaughan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布鲁斯形式,而这也使得《Texas Flood》揭开了80年代蓝调复兴的序幕。就这样,这位德州的新人引发了一场新音乐风暴。《Texas Flood》获得了双白金唱片的销量,并占据了Billboard排行榜第64名的位置。不论是摇滚杂志还是蓝调杂志都给与了这张专辑极佳的口碑,在Guitar Player杂志的读者票选中,Vaughan 得到了“最佳新人”和“最佳蓝调电吉他手”的称号,专辑也夺得了“最佳吉他专辑”的殊荣。不仅如此,专辑中Vaughan那精妙绝伦的弹奏指法也让人惊叹不已。如果说Vaughan没有在演唱方面表现出多少出类拔萃的地方,那么他在吉他演奏上表现出的才能则极好的弥补了这方面的平淡,事实上,他的演奏才能让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他的吉他上,而不是麦克风上。

    之后的两年里,VaughanDouble Trouble推出的两张专辑《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和《Soul to Soul》都获得了不俗的成绩。第二张专辑《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升至了Billboard排行榜第31名的位置,超越了上一张专辑的成绩,这也是Vaughan在其音乐生涯中所获得的最好的唱片名次。《Soul to Soul》虽然没有太多亮点,但键盘手和萨克斯手的加入使得乐队开始在音乐中加入了SoulR&B的元素,加上Vaughan的魔力演奏,因此专辑仍获得了不俗的成绩。

    虽然事业上获得了十分辉煌的成绩,但却没能够让Vaughan幸免于摇滚乐手常碰到的毒品问题。在不断拓展自己事业的同时,他也在酒精与药物滥用的漩涡中越陷越深。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86年,当这些影响最终使他在德国巡演时完全崩溃。当时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十分糟糕,但即使如此,他仍坚持完成了两场演出,之后才不得不取消了巡演。在随后的复原治疗中,情况开始慢慢转好。恢复以后的Vaughan并没有受到来自这次药物事件的更多的影响。接下来的两年里,无论是乐队的演出事业还是在电视节目和电影中的频繁出镜,似乎都在说明一点,那就是Vaughan并没有受到药物的影响,因为此时的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风光的多。

    1989年《In Step》的诞生似乎在预示,Vaughan的传奇并不会因为药物而衰落,他并未被药物击垮,而是站了起来,重新拿起吉他,将自己的才能展现给人们。这是Vaughan在摆脱药物沉溺后的第一张专辑。这张唱片预示着Vaughan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沉稳冷静的风格和以前略显不同,但可以看作是Vaughan药物事件过后的成熟。专辑中各种音乐成分的融合都恰如其分,比起之前的专辑来说,显得更加的完美无瑕。作为对Vaughan的新成就的肯定,《In Step》获得了格莱美“最佳当代布鲁斯专辑”的奖项。销量上所获得的成绩也比以前更加优秀。这也是Stevie Ray VaughanDouble Trouble合作的最后一张唱片。

    1990826,在参加完一场包括Eric ClaptonBuddy GuyJimmie VaughanReber Cray等众多吉他手的演出后,Vaughan乘坐一架直升机前往芝加哥。在飞行途中,直升机不幸失事坠毁。包括Stevie Ray Vaughan在内的机上五人全部遇难,此时Stevie Ray Vaughan不过时年35岁。

    他过早的去世使他成为了一个永远的传奇。死亡并没有让Stevie Ray Vaughan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针对他的各种纪念活动从未停止过。他未发表过的音乐录音在死后被出版发行。众多音乐人通过录制歌曲来纪念他。包括了John Mayer等后来者都将Stevie Ray Vaughan奉为偶像。1991年,德州将Stevie Ray Vaughan的生日,103,定为“Stevie Ray Vaughan日”。1992年,Fender推出了Stevie Ray Vaughan签名吉他。1994年,德州首府奥斯丁竖起了他的纪念雕像。2000年,他入住蓝调名人堂,并在2008年被提名可能进入摇滚名人堂……

    时至今日,离Stevie Ray Vaughan的去世已经有二十年的时光。但他留下的音乐遗产却仍然在众多的后辈音乐人身上体现出来。他的传奇仍然不断被后世传颂和膜拜,他的音乐在如今看来,仍然是如此的妙不可言,他在摇滚音乐史上的地位已经无法撼动。他的早逝并没有破坏这个传奇,相反,它提早造就了这个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