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30

    Chris Spheeris《Dancing With The Muse》:地中海之梦 - [新世纪&纯音乐]

    艺人:Chris Spheeris
    专辑:《Dancing With The Muse》(2000)
    厂牌:Essence Records
    评级:★★★

    专辑试听

      我并没有任何要贬低Chris Spheeris的意思,事实上,和其他新世纪音乐家相比,Chris Spheeris似乎都有胜出一筹的地方。这点你可以看看James Asher或者Medhi,至少在这群以东方元素为主要音乐特色的音乐家中,只需稍稍进行一点比对,就会发现Chris Spheeris的确称得上是这其中的佼佼者。光是在《Dancing With The Muse》这张专辑中,Chris Spheeris对东方元素的使用无疑显得十分聪明且手段纯熟。

      但这有一个前提,即其是在同类使用东方元素的新世纪音乐家中相比较而言,才能得出这个“聪明”的结论。但如果撇去New Age音乐的限制,直接以音乐的眼光来看,我们不无遗憾的发现,Chris Spheeris依然逃不出新世纪音乐的局限性范围。虽然东方元素比同类人运用的更灵活,但是其轻音乐式的New Age味儿还是猛的从音乐中透了出来。灵活的手段使其不至沦为Medhi那样不及格的音乐,轻音乐的局限则使得其终究只是徘徊在及格,也就是三星级的范畴。

      专辑唯一的亮点是《Magaya》,这支单曲让我们看到了新世纪音乐可能达到的高度。同Loreena McKennitt的《Marco Polo》一样,中东元素虽然不时被新世纪音乐和世界音乐所引用,但是真正做出富有灵性和内涵的旋律的,却寥寥无几。当然《Magaya》其实更有一种泛地中海的味道,即南欧和西亚。但你依然可以感受到那东方的魅力(对我们而言是西域),西亚悠扬的旋律以及律动的手鼓,无论对如今英美还是中国的人们来说,都是无法抗拒的魅力。唯独可惜的,是专辑的其他曲目并未得到作曲家的偏爱,获得如此灵动曼妙的才思的垂青。这种东方的神秘主义,无疑要比那些轻灵纯净的New Age旋律要来的更有魅力。

  • 2011-11-07

    New Age - [新世纪&纯音乐]

    http://magickalgraphics.com/Graphics/Miscellaneous/NewAge/new50.jpg

    刊于《惠空港》2011年第六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若干年前,班得瑞就像一阵旋风,席卷了神州大地。这个瑞士乐队再次唤起了人们对 New Age 的关注。他们用其轻柔舒缓的旋律营造出纯净自然的听觉体验,赢得了大众的喜爱。作为当年在国内最具影响力的 New Age ,班得瑞连同神秘园、雅尼、喜多郎等一众音乐家对国人的 New Age 的启蒙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但是在最近几年,有关“班得瑞乐团不存在”的说法盛嚣尘上。有网友晒出证据,试图说明班得瑞实际上只是台湾的厂牌炒作出来的虚构乐团:在维基百科上查不到班得瑞的资料,唱片资料网站 Discogs 上班得瑞的专辑《 Wonderland 》的出产地是台湾,有人就班得瑞和其名曲《 Annie's Wonderland 》问了 20 个瑞士朋友却无一人听闻过此乐队和此曲……再加上班得瑞的不少作品为翻作,并非原创作品,进一步证明这些说法并非空穴来风。此外,也有人反驳说班得瑞实际上存在,但不过是支二流乐队,所以在欧洲没什么名气。

    姑且不论班得瑞的真伪,但一个在国内如此红火的 New Age 乐团,在欧洲却没有多少名气,这多少让人有些匪夷所思。难不成这所谓的 New Age 难道也是国外的洋垃圾?

    起点

    让我们先把目光转向上个世纪。

    New Age 音乐的诞生,有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 20 世纪中后期得到迅猛发展的 New Age 运动。 New Age 运动是西方人离开理性时代、回到心灵探索的一个普世性运动。 在六七十年代物质主义熏陶下愈发空虚的西方人,在生活方式中最终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一些人选择在物欲中沉沦,以填补精神上的空虚;还有一些人选择了东方神秘主义和宗教哲学,通过学习和领悟,借此提高自己的灵性。

    这场精神思潮吸取了东西方宗教和哲学的传统理念,加入心理学、玄学甚至量子力学等学科的影响并加以融合。其涉及到的灵性、神秘学、替代疗法对现在的哲学、宗教科学以及人们的生活方式等各个层面均有不同程度的影响。而在音乐上,这种影响的具体体现,就是如今人们口中的 New Age

    简单来说, New Age 是一种能够让人心灵得到平静的音乐。但是从它的成分来看, New Age 似乎又显得复杂。从民乐到电子乐,从古典到爵士, New Age 的组成元素之广让人惊叹,但细细想来,又会发掘这其实和新世纪运动不谋而合:净化心灵的单一目的,融合多种东西方元素的博取众长的手法。

    Enigma

    不少人将 Enigma 看作是 New Age 的代表乐队,而实际上, Enigma 也确实是 New Age 中的佼佼者。 Enigma 翻译成中文意思为“谜”,用来描述这个乐队的风格再合适不过。在尤为天人的处女专辑《 Mcmxc A.D. 》中, Enigma 展示了其对音乐巧妙的融合手法。在代表曲目《 Principles Of Lust I - Sadeness 》中, Enigma 将格里高利圣咏和电子舞曲节拍搭配起来,并加入日本尺八的吹奏,在现在看来,这种混合手法无论用 New Age 角度还是电子音乐角度来看,都不再那么让人惊奇。但是想象一下,在 20 年前,无论 New Age 还是电子音乐都还在成长期时,这种音乐展示在大众面前,其效果用“惊世骇俗”四个字来形容并不过分。

    充斥在 Enigma 音乐中的那些宗教和心灵主题的讨论,也暗合了新世纪运动的根本核心。《 Principles Of Lust 》中女人的呻吟和对萨德的诱惑话语,和庄重的格里高利圣咏形成鲜明反差,音乐和歌词对基督教禁欲和人本身固有的欲望之间的对照的暗喻不言自明。第二张专辑《 The Cross of Changes 》的名曲, 96 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主题曲《 Return To Innocence 》中喊出的回归自然的口号,以及《 Silent Warrior 》呼应专辑主题,用印第安人的角度对白人和基督教的控诉,也和新世纪运动对基督教的批判立场保持了一致。

    Enigma 给后人树立了一个高度,但这个高度似乎过高,导致之后似乎无人能超越 Enigma ,再难找出第二个能将各种元素这般灵活的组合在一起的音乐人。至于 Enigma 自己,也在头几张专辑之后,逐渐沉沦下去,再无当初刚现身时的新意出现。

    World Music 的影响

    不少音乐家走的是世界音乐的路子,通过东方音乐来升华心灵。 James Asher ,这位英国音乐家一直在电音化的氛围音乐和世界音乐之间游走。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Lotus Path 》,以 32 分钟的时长不断在印度风格的氛围声效和佛教徒的咏颂中循环。这种以循环为主的音乐手法在佛教音乐中一直存在。如今电子音乐惯用的循环手法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来自印度 Goa 地区的影响。当然,和 Medwyn Goodall 这类音乐家类似, James Asher 也并未局限于印度音乐范围,其他地区的世界音乐风格也在他的创作范围中。

    南欧和西亚风情也一直是 New Age 音乐家喜欢使用的素材。 Chris Spheeris 的音乐总是透出一股地中海的异域风情气息,这或许和他的希腊裔身份有一定关系。 Mehdi 则一直以其鲜明的节奏感、干净的合成器音色、恰到好处的循环效果为人们所称道,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其音乐中明显的西亚和地中海风格。当然,这块也少不了以凯尔特风格为主的 Enya Loreena McKennitt ,后者同时亦涉猎中东风格音乐。

    New Age 受到了东方神秘主义的影响,但最初是由西方人创造。但之后东方人也开始跟进,创造出自己的 New Age 音乐。在亚洲,日本人为这块地域的 New Age 竖起了旗帜。这个在各个音乐门类上都出人才的音乐大国,在 New Age 领域也做出了不小的成绩, New Age 厂牌和平之月就是他们的成果之一,通过这个厂牌,日本将吉田洁、京田诚一,贾鹏芳等人陆续推上世界 New Age 舞台。

    更加主流的存在

    由于 New Age 宽泛的定义和模糊的认定标准,使得 New Age 似乎无所不包——只要是能达到宁神静心效果的音乐,统统被划归到 New Age 的行列中。毕竟,静心不一定非要宗教或者世界音乐才能实现。更多时候, New Age 音乐和轻音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类音乐通常以钢琴曲或者原声乐器为主,以舒缓柔曼的旋律让人放松,而民族或者宗教成分在音乐中并没有多少体现。轻音乐从成分上主要受到古典音乐旋律的影响,当然也不乏流行音乐和爵士音乐等乐种穿插在其中。

    这其中,如班得瑞、神秘园、理查德克莱德曼等乐队或音乐人,最为符合这类特质。古典小品和流行旋律,这些因素在这两个乐队的音乐中都可以找到,除此之外, Kevin Kern George Winston Omar Akram 等人也是这方面的行家,其中 George Winston 更偏向于古典乐一些,而 Omar Akram 在编曲上更加灵活,而这三个人对于中国的广大电视用户来说,是不会陌生的——他们的音乐很早以前就被拿来做背景音乐,电视机因此成为了他们扬名的一个良好的平台。 Omar Akram 的《 Run Away with Me 》现在仍被央视用作天气预报的 BGM

    当然,也不乏 Ryan Farish Amethystium 这样用后摇滚或者电音作为修饰 New Age 的音乐人,这也为 New Age 的图景增添了几道新的色彩。

    从借鉴到被借鉴

    从弗兰肯斯坦一样东拼西凑产生的产物,到如今自成一派, New Age 的理念也开始输出。在一些 Trance 舞曲和 Chill Out 音乐中, New Age 成为了必不可少的烹饪用料。大多时候,氛围音乐的效果都是 New Age 中不可或缺的成分,这正好和 Chill Out 音乐相似,且两者的目的都是为了制造出一种柔曼舒适的听觉体验。

    在以地中海小岛 Ibiza 为主题的 Chill Out 合辑 Café Del Mar 系列中,可以听到不少带着 New Age 音乐运用的曲目。当然,不仅是 Café Del Mar 系列,在其他众多的 Chill Out 专辑或合辑中, New Age 也做到了无所不在的程度。几乎可以说, Chill Out 音乐中有相当一部分是 New Age 音乐在电子音乐领域的延续。

    至于 New Age 延伸到 Trance 舞曲的领域,这的确有点神奇,喧嚣的舞池和 New Age 似乎很难扯上关系。但还是有人那么尝试去“撮合”, Robert Miles 是其中影响最大的一个,当年他把 New Age 钢琴放在自己的舞曲之中,造成了极大的反响。虽然那时候他把自己的音乐标榜为 Dream Techno ,其实本质上也是混杂了 New Age 旋律的舞曲。

    除了 Robert Miles 外, DJ Chicane 也时不时会将 New Age 元素带入舞曲之中。虽然未像 Robert Miles 完全将 New Age 味道的舞曲作为主要手段。但 New Age 对舞池的侵蚀也就点到为止,更多时候 New Age 还是出现在 Chill Out 音乐领域之中。

    总结

    New Age 诞生至今,已五十余年,发展至今, New Age 已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态势,听众因此有了更多选择的机会。神思者和理查德克莱德曼舒缓的轻音乐,原 Enigma 成员创立的 Gregorian 带来的格里高利圣咏, Chris Spheeris 的民族风味, Ryan Farish Amethystium 的空灵电音……随着技术手段的更新以及音乐制作理念的变化, New Age 得以保持推陈出新,不至于一直重复不变。

    由于 New Age 的定义过于模糊,使得其涵盖的音乐范围过大,给人一种随便什么音乐都能归到 New Age 的感觉,同时低门槛的 New Age 标准也让这个门类鱼龙混杂的现象颇为明显,门类下音乐良莠不齐的现状也让这个乐种的声誉受到了一定的影响,甚至有时人们会倾向于把 New Age 看作是咖啡馆背景音乐一般的存在。这有一定程度也要归结于真正有实力的音乐人的匮乏,以及超越 Enigma 水准的大牌的空缺。要等待 New Age 的新一轮复兴,恐怕还要假以时日。

    Tag:音乐 乐评
  • 2011-04-27

    王雁盟《飘浮手风琴》:台湾制造的欧洲小情调 - [新世纪&纯音乐]

    http://img3.douban.com/lpic/s4712510.jpg

    艺人:王雁盟
    专辑:《漂浮手风琴》(2004)
    厂牌:风潮
    评级:★★★★

    全碟试听

      说到手风琴,第一个能想到的名字是Enrique Ugarte,其后才轮到王雁盟。对手风琴的感觉始终贯穿于电视机里那些欧陆风情的BGM,那轻快优雅的舞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精致的中欧和东欧风格。当那带着浓郁民间风味的曲调飘过来时,欧洲窄小的街道和低矮的房屋已经通过音乐扑入眼帘。在Enrique Ugarte的挂名演绎下,这些隐藏在民间的原味手风琴音乐成为了这个手风琴手的标志声音,而Enrique Ugarte似乎也成为了这些手风琴音乐的代言人。在三拍子的Musette圆舞曲中,不会有人会错意:这就是欧洲风味。

      王雁盟并未把那个存于人们印象中的“原味欧洲”带回来,正因为如此,从最开始的推崇过后,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对王雁盟有了一些审美疲劳。由于自己对世界音乐的追崇,使得王雁盟看上去是那么“不正统”。音乐中那简单的小情调自然也被自己视作是“单薄贫乏”的表现。与Enrique Ugarte的那些手风琴音乐相比,王雁盟未免有些小家子气了些。在那些小情调的作用下,那来自欧洲的气息已被稀释。不过仔细想来,作为一个来自台湾的旅人,在布拉格迷上手风琴,并且花了两年的时间向巴黎手风琴演奏家Dominique Bodin学习,虽然未能完全继承欧洲的传统衣钵,也不至于需要如此苛刻和严格,要求其音乐的纯度达到多少百分比,毕竟如今已经是融合音乐的天下。再说了,其专辑的原创精神,多少比作为演奏家的Enrique Ugarte更有心意。

      风潮算不上是一个擅长做纯粹的世界音乐的厂牌,但它鼓捣出来的音乐至少还有那么点儿品位。这一次王雁盟在风潮出片,将风潮一贯的风格保留了下来。作为一个常在OST和他人专辑中扮演演奏者角色的人,王雁盟在《漂浮手风琴》中表现出的更多是那种配乐一般的多样和随性。《玛奇朵漂浮》和《一个人的手风琴》多少证明了这一点。手风琴描绘出的忧郁风景中,个人化的情绪表达从音符中扩散开来。带着些许欧洲风情的忧郁,这旋律正是寂寞的都市男女们所需要的安慰剂。

      如此说来,城市的气息从未远离王雁盟。歌曲名字中的那些咖啡名称,以及《地下铁》和《摩天轮》这样的名字,都体现出城市的生活情调。《清晨萨鲁奇》、《微醺的步伐》中的爵士乐已是无言的证明,更不用提《幸福的舞蹈》中散发出的《玫瑰人生》的曲调和轻音乐的味道,以及《马戏班经理》的拉美Tango旋律。淡淡的城市的忧愁在爵士乐中发酵,变得更加让人讨喜。《微醺的步伐》借用了《一个人的手风琴》中的旋律,但是在Cool Jazz的伴奏下,却展现出夜色下酒吧迷人的气息。

      但若真要较真的话,我还是更喜欢贴近欧洲原味的王雁盟。当爵士乐的调料被挑去时,在《一个人的手风琴》和《地下铁》中,手风琴的Solo显得纯粹简单,即使在《玛奇朵漂浮》和《忧郁摩天轮》中,也只是多了一个伴奏的吉他,后者中更是让人在吉他中嗅出了西班牙的气味,不过这并未对音乐本身的纯粹产生过多的影响。没有爵士乐的干扰,这沾染着欧洲风味的情调反而更加的纯粹原味,真挚而不奢靡,那种悠然才是我希望听到的。

      幸而,我的口味如今已不再那么挑剔,世界音乐的纯粹要求早已慢慢放松,以至于更多的玩弄音乐的把戏进入生活中。至于爵士乐,它的美味我也始终没有忘记。当然,王雁盟的这种音乐处理,早已经在众多各色的OST专辑中被广泛应用传播,并改变人们的习惯和口味。于是乎,虽然从第五首到第七首的聆听过程,仍可以发现专辑的整体性并不够强,可这张曲风略显杂乱的专辑,在如今越来越宽容的环境下,仍不失为一盘美味。

  • 2010-12-29

    James Asher《Lotus Path》:只为了那一首曲子而已 - [新世纪&纯音乐]

    http://img3.douban.com/lpic/s1910667.jpg

    艺人:James Asher
    专辑:《Lotus Path》(2004)
    厂牌:New Earth Records
    评级:★★★

    全碟试听

      连我自己都承认,听James Asher的唱片,纯粹是为了找到几首好听的曲子而已。到现在为止,听了他不下十张唱片,但找到的有趣的曲子却仍然难以突破个位数。这点着实让人失望,不是他让我失望,而是新世纪音乐让我失望。这些人兜售着静气凝神的Easy Listening以及肤浅化的World Music着实骗了大众不少的注意力和赞誉声,但这并未提高他们的一丁点创作能力,就好像国产大片一样,尽管每次都被骂得体无完肤,但票房都不错,最后结果就是下一次烂片像太阳一般依然照常升起。这不是资金的问题,不是技术的问题,而是水平的问题。内部创意的贫瘠就已经决定了今后的走向,太阳依然是那个太阳,月亮依然是那个月亮,一切照旧,什么都没有改变。

      不过James Asher有一点值得夸奖,这位“新世纪巨匠”没有Medwyn Goodall那宛如罐头厂一般的专辑量产速度,而且从性价比来说,至少要比后者强上那么一点。就像之前所说,还能够找出几首有趣的曲子(在所有专辑中)。毕竟我们的James Asher还是兼挂着World Music的风格标志。当然,也玩的不怎么像样就是了。不过偶尔能冒出几首如《Serpent of the Nile》或《Return to Egypt》这样稍微像样一点的商业作品来充实大家的歌库,这也算是功德了。比起Medhi,这位英国人虽然优质单曲数量比不过,但却玩的更有民族味儿一些。不过他也只能和Medhi这样水准的相比了,如果和日本那一票一比,用自惭形秽这个词来形容这些第一世界的人就恰到好处。

      《Lotus Path》其实也算不上一张耀眼的作品。和James Asher的其他专辑相比,这张其实也并无太大差别。至少在水平上可以如此结语。尽管这次的专辑用了“莲花”这个主题来营造整体气氛,但是专辑仍然让人感觉到欧美人的世界音乐细胞是多么的贫乏。当然我指的是他们对于东方音乐的理解和想象,《Violet》中的那些弥漫着中国味的乐器桥段以及《Lotus Path》中那印度冥想式的氛围音乐倒是稍微呼应了一下主题,但在专辑其他曲目之中,无论是名字还是旋律,都无法再让人想到莲花这个主题,虽然相比James Asher其他专辑,这张确实偏向于干净淡雅的风格,但是这仍然和东方精神相差甚远,倒是会让人想起那个不存在的“班得瑞”乐团和一些凯尔特风格的音乐。

      专辑中唯一的亮点在同名歌曲《Lotus Path》中,这首长达32分钟的歌曲并没有为我们展现出过多的阶段结构变化,相反,它就像那些电子音乐一样,通过不断的循环重复以此来完成全曲的塑造。虽然有少量的变化,但是那不断循环的和声以及男子的叨语,无疑让人想起佛教音乐和印度音乐。电子音乐也曾从Goa中汲取了在无限循环中制造美感的精神,而如今,这种方式在《Lotus Path》中出现,还是稍微让人感到有些惊喜的。这一次,James Asher带来了新世纪音乐中最富有能量的旋律,在冥想一般的叨语和低音和声中,极简音乐最为商业但也最为成功的一面被挖掘出来。

      这种动人和深远,无疑要比《Yoga Chill》最终那首31分钟的电音效果要来的更加的感人。也在某一程度上接近了堪布贝玛千贝仁波切的佛语专辑。但James Asher始终是在利用新世纪来抒情,这也导致其无法达到后者那洞彻一切后的悲悯感觉,这种历经万象后的体验目前仍然无法在新世纪音乐中发现,不过这并不妨碍《Lotus Path》这首曲子的美妙。而我为这张专辑写下这些话,也是为了这首曲子。这张专辑有且只有这一首作品是值得让人记住,真不知道是该提他高兴还是悲哀。

  • 2009-08-03

    【视频】DEPAPEPE - ラハイナ - [新世纪&纯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