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03

    Duran Y Garcia《Encantado!》:今夜请别提Progressive Trance - [电音志]

    艺人:Duran Y Garcia
    专辑:《Encantado!》(2001)
    厂牌:Irma Unlimited
    评级:★★★

    专辑试听

    就在前几天,有人在我为《摩登天空6》写的评论底下提到了如今摩登天空旗下的摇滚乐队趋于同质化的现象。和十年前相比,如今的摇滚乐反而没有了当初那种铺张开来的百花齐放的姿态,愈发趋向于流行化和青春花,一面紧抓潮流不放的同时,另一面也逐渐呈现出单调的态势,正如这几年欧美的一线摇滚乐队一般,无味也无趣。

    回头看看对我来说越来越陌生的电子舞曲,这几年的发展趋势,和摇滚乐又何尝相异?Progressive Trance大行其道的同时,舞曲原本就同质化的现象现在可谓变本加厉,加上旋律上本来也没有多少可圈可点的新鲜创意,于是乎,身体的诉求虽然保留了下来,但是对于那些坐在凳子上头戴AKG的卧室电子音乐动物来说,眼前的形势可谓一塌糊涂。

    若不是在海洋咖啡店ChillHouse Mix 3中有过一面之缘,谁有会在这个由于信息爆炸而满屏Progressive Trance专辑的今日,会去寻觅一张10年前的二流House舞曲专辑?虽然那首《Dream Love》的旋律的确无愧于Duran Y Garcia给其起的名字,但这就能掩盖《Encantado!》仅仅达到及格线的现实?恐怕不行。

    但即便《Encantado!》的旋律把玩的不够出彩,专辑借以撑起浑身骨架的Jazz和Funk元素,仿若新鲜空气从雨后的窗外扑面而来的舒爽感依然是无可否认的存在。专辑打出的Funky Breaks和Nu Jazz等风格手牌,虽然如今也并未从电音世界中绝迹,但是那些Funk、Acid Jazz等元素,粘附在House舞曲的骨架上,却构成了一副别样美丽的身体。

    和如今精致的主流舞曲不同,这张2001年的专辑,依然让人感觉Jazz味道过于浓重,以至于原本作为主心骨的电音元素也被爵士乐冲兑的有些模糊不清,加上制作似乎也不够精细,多少显得有些土气和粗糙(不妨把《Foma Yombo》和St.Germain的《Pont Des Arts》比较一番,会有一个更为直观的结论)。但在如今这些DJ们费尽心机把弄电音效果的时候,这浓重的爵士气息却也给人一个逃避的场所。至少对我而言,Duran Y Garcia还没有像A Tribe Called Quest那样让人无法接受。

  • 2012-05-02

    Sankey's Playlist Vol.163 - [自选辑]

    成分:电音(2),摇滚(2),流行(3),爵士(1)
    下载:115
    曲目:
    01.Sirocco - Destination
    02.Electric Universe - Radio S.P.A.C.E.
    03.Hard-Fi - Better Do Better
    04.Linda Scott - I've Told Every Little Star
    05.The Radio Dept. - Sleeping in
    06.竹内まりや - After Years
    07.Paul Hardcastle - Cloud Watching
    08.アツミサオリ - 青い空が見えない
    09.Bertie Higgins - Casablanca



  • 2012-05-01

    刘星:孤中自赏 - [古典回眸]

    孤,常用作孤独的解释,亦有孤高、独特之意。对于刘星而言,孤又代表着什么含义?也许两者皆有。两千年之际,刘星先后出了三张专辑,其标题中均夹带了一个“孤”字。这刻意而为之的命名,让刘星显得有些遗世独立的味道,虽然此前他的音乐早已体现出这种倾向。

     

    《孤芳自赏》诞生之时,已是1999 年,距刘星从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毕业已有17 年之久,此时的他已将主要精力投入到新世纪音乐的创作上,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其影响范围仅仅局限于部分新世纪音乐爱好者。对于大众而言,刘星依然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刘星如今的独,和他孤高的品味脱不开关系,但刘星自己倒不怎么在乎这一点,否则他也不会放弃原先国家编制的黑龙江省歌舞剧院的工作,转而开始以自由音乐职业者的身份单干。他在连续三张专辑的名字中刻意突出“孤”这个字,也和他的桀骜不驯的性格不无关系。如果刘星继续创作民族交响而不是新世纪音乐,会有更大的知名度也说不定。尽管有可供选择的音乐路线,但他的性格本身注定了刘星如今“孤芳自赏”的状态。

     

    在《孤芳自赏》中,刘星得以把“独”发挥到极致:专辑从头到尾,除了一首曲子是合奏外,其余曲目均为中阮独奏。不过刘星放弃了上场的机会,转而将独奏的角色让给了弟子沈非完成。除了在那首唯一的合奏曲中露了一手外,刘星基本上选择隐藏在幕后,由沈非在前台演奏。

     

    虽说是刘星的第一张独奏音乐专辑,其中的一些旋律却似曾相识。阅毕专辑的曲目单,才发现部分曲子原是刘星过去的作品,如《无所事事》和《心旷神怡》,其实就是1992 年刘星的第一张New Age 专辑《无所事事》中的曲目。原曲本来就有中阮的演奏,只不过这次稍加改编,将合成器的效果悉数摈弃,使得原先被合成器的光芒遮掩的中阮一跃成为了明星。

     

    简洁的独奏并未让人感觉单调,相反,将合成器的声效去除后,音乐得以重新回归本真。纵观此前七年里刘星对合成器的探索,他试图将合成器和民族乐器融合起来制造自己的New Age 音乐。虽然科班出身的扎实民乐功底在音乐之中依稀可寻,旋律上也非一无是处,但其合成器的音色和手法运用却过于简陋,编曲上也过于杂乱,使得其音乐更像是烂大街的发烧碟,这点刘星做的倒不如日本的和平之月,后者发行的New Age 音乐将流行和民乐元素聪明的调配在一起且获得了相当的名气。刘星的音乐始终打不开市场,或许这就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但这恰恰成就了《孤芳自赏》的独特。没有了纷乱的电子编曲,刘星的音乐重归质朴。

     

    不过对于纯粹的古乐爱好者而言,刘星的作品并不是那么可口甜美。虽然抛开了合成器,刘星随性的风格却仍旧被保留了下来,以至于在听《孤芳自赏》的时候,仍会琢磨着这传入耳中的乐器声响究竟是中阮的还是吉他的。由此看来,刘星没有让中阮规矩的扮演民乐的角色。要不然,又怎会听到中阮弹奏的爵士乐?

     

    并不是说刘星只是一个用民族乐器玩爵士乐的人,在他的音乐中,爵士乐只是其中的一味佐料。中国民乐和古典乐的成分也混杂在刘星的音乐中,和爵士乐一同成为他作曲的原料。我不知道刘星是否对美国民谣也有兴趣,不过《山歌》中那浓重的美国西部民谣桥段要让人忽略还是很难。也不能排除是爵士/ 布鲁斯和民乐的综合效果,毕竟美国民谣也包含了一定的爵士乐元素。孰是孰非,一时难以说的清楚。但就个人而言,每当听到那段“吉他”旋律,还是会下意识的联想到太平洋的那一片新大陆。

     

    民乐的清逸,加上爵士乐的随性,能将这两者搭配在一起且效果不俗,这样的人说超凡脱俗或许有些过,但在目前的中国音乐界,可谓是有一定的才华和想法的人。虽然他也曾经写过中阮协奏曲“云南回忆”以及若干首交响曲,但是从风格上看,都有着轻巧松散的特点,和那些“严肃深刻”的交响曲差别还是有的。若要说中国现代交响乐的模板,专辑《火祭》可以算一个。谭盾、瞿小松、唐建平的三首协奏曲,曲式风格无不向二十世纪现代古典靠拢,称得上是“严肃”的现代古典。反观刘星,虽然照搬了古典音乐的构架,但是他的风格中民乐和爵士乐的成分还是多于前者。

     

    这在专辑《闲云孤鹤》中可见一斑。除去新世纪音乐风格的同名曲,专辑中的其他曲子都是刘星过去的旧作,只不过为了演出需要,在编曲上做了一些改动,原来民乐器的旋律段落被尽数改由西洋乐器演奏。毕竟这次做配合的管弦乐团是佛罗内斯交响乐团,作为俄罗斯本地的乐团,自然是标准西洋编制。除非从中国带过去一些民乐演奏家现场演奏,否则无法原汁原味的演奏刘星的那些民乐作品。

     

    在雨果唱片发行的专辑《云南回忆》中,我们得以一窥刘星这首中阮协奏曲的原貌,刘星曾凭借这首协奏曲在1987 年震惊了整个民乐乐坛。如今不论是“云南回忆”协奏曲还是改编过的中阮独奏曲,在音乐厅都被频繁上演,这首曲子俨然成为了中阮弹奏者的“神曲”。

     

    “云南回忆”的成功,和刘星此前在音乐学院灰头土脸的学院时光形成了鲜明对比。1962 年出生的刘星,于12 岁开始师从月琴演奏家冯少先学月琴,1978 年进入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的刘星,攻读了两年,由于创作月琴独奏曲《沙漠之夜》获得成功,便转读民族理论作曲系,然而仅仅读了一年,就因为和声、复调、曲式的考试均不及格被退回了民乐系,最后于1982 年以月琴专业毕业。由于月琴和阮的结构相似,所以刘星演奏中阮不需要重新学习。在创作“云南回忆”后,刘星奠定了自己的中阮大师称号。如今,身为音乐家的刘星,还是上海音乐学院的中阮研究生导师。

     

    其实就编曲而言,刘星自己也表达过这样的意思,那就是“云南回忆”最初的民乐团版本会更好一些。佛罗内斯的西洋管弦乐版本,虽然气势十足,音色也要比唢呐等民乐器更加圆润,但是表现力上却中规中矩,少了些生动多样的效果。民乐团的版本初听显得有些吵闹,但习惯了以后会觉得很有味道。这就像周星驰的电影《功夫》中使用的那首新民乐歌曲《东海渔歌》一样,虽然略显喧闹,但是却充满了生气。

     

    在接连两张略显意外的专辑后,2001 年刘星的新作《一意孤行》诞生。这张专辑成为了刘星短暂出位后重归新世纪音乐的信号。同时我们得以在专辑中听到单曲《闲云孤鹤》和《孤芳自赏》的New Age 版本,不过得承认的是,和管弦乐以及独奏的版本相比,合成器演奏的效果有点廉价,编曲的层次感也显得有些弱。幸而我们还有《孤芳自赏》聊以自慰,《孤芳自赏》和《闲云孤鹤》就像是刘星投奔新世纪音乐后难得的几次拨云见日。刘星的音乐的真正价值,得以在本真的演奏中更多的体现出来,而合成器效果的侵入,弱化了他的音乐光芒。

    (刊于《惠空港》2012年第三期)

  • 2012-04-28

    Sankey's Playlist Vol.162 - [自选辑]

    成分:摇滚(4),流行(3),电音(2)
    地址:115
    曲目:
    01.Ne-Yo - Go On Girl
    02.Ryan Gosling - Put Me In The Car
    03.Dragon Ash - Crush the Window
    04.ハニー・ナイツ - オー・チン・チン
    05.薬師丸ひろ子 - セーラー服と機関銃
    06.orbital - easy serv
    07.Barrio Jazz Gang - Linda Cancao
    08.B.B. King - Is You Is Or Is You Ain't My Baby
    09.耳光 - 适者生存



  • 2012-04-26

    Michel Camilo & Tomatito《Spain》:空心化的Flamenco Jazz - [爵士派]

    艺人:Michel Camilo & Tomatito
    专辑:《Spain》(2000),《Spain Again》(2006)
    厂牌:PolyGram(Spain),Emarcy(Spain Again)
    评级:★★★
    试听:《Spain 》,《Spain Again

      时代在变,音乐也在变。Flamenco 和斗牛,一直都是西班牙最具代表性的两种文化。时至今日,原汁原味的Flamenco 依然存在,但是那浓郁的民间味道,却不见得容易消化。这也是为何今日大众口中的Flamenco 大多是镶嵌融合在其他音乐风格中存在和流传的原因。广大民众需要更为通俗流行,更好消化一些的FlamencoNew Flamenco 的诞生也印证了这一点,这种融合了拉丁、爵士、流行等元素的乐种看上去似乎要比原生态的Flamenco 更容易接受。

      除此之外,虽然New Flamenco 中,Armik 等流行和拉丁化的乐手的受众最为广泛,但是与爵士乐进行深度融合的New Flamenco 分支也从未停止自己前进的步伐。不少人认为后者要比前者更深刻更有内容,且接近Flamenco 的本源精神。若要提这个领域的代表作,当属Al Di Meola 的《Mediterranean Sundance 》,而且一定要Paco de LuciaAl Di MeolaJohn McLaughlin 三人共同演奏的现场版本。11 分钟的FlamencoJazz 即兴演奏,用眼花缭乱来形容最为贴切。

      但扯到Flamenco Jazz 乐手,Tomatito 则是必不可少的一位。在名气上,Tomatito 无疑是这个领域的佼佼者,但在音乐上,却有些不好说。和Paco De Lucia 这样的新时代Flamenco 音乐人来说,Tomatito 却似乎在爵士乐上走的太远了。和Paco De Lucia 这样用爵士乐来装点Flamenco 的手法不同,TomatitoFlamenco 为平台,用爵士乐将其解体重构。

      虽然也会有《Caminillo Viejo 》这样依然留有部分Flamenco 内核的曲子存在,但是更多时候,爵士乐作为一个外来者,已然侵蚀了Flamenco 的大部分肌理,加上大量即兴成分,使得Tomatito 更像是20 世纪的那些现代派抽象艺术。尽管演奏手法炫目,却空有技巧和速度,而无核心和主题,整体过于空乏和松散。这在Vicente Amigo 等同类型乐手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

      和Smooth Jazz 钢琴家Michel Camilo 合作的两张“Spain” 系列却是个例外,因为有了一个主心骨,扫过曲目单,会发现其中的曲目多是耳熟能详的翻作。即便是专辑的名字《Spain 》,也是从专辑同名曲,Bobby McFerrin 的原曲《Spain 》借用而来。

      诸多翻作构成了这张专辑的骨架,那么Michel CamiloTomatito 又是如何给予他们血肉和肌理的?虽然Michel Camilo 的钢琴略微带来一些柔和的音色质感,但总体而言,Tomatito 那种华彩炫技般的演奏手法依然是专辑的主流。以至于钢琴也受到其感染,成为疯狂冲刺的一员。

      老问题依然摆在那里:炫技过多,追求速度和技巧,却失去了对旋律本源的理解认识。即兴爵士演奏的大量应用,使得音乐变得两头不靠。西班牙味道被冲淡太多,采用的原曲原来就不是纯粹的西班牙音乐( 爵士乐、探戈、流行乐等等,各式各样) ,再加上爵士乐演奏的洗刷,“Spain” 的感觉愈发淡薄。

      再说爵士,在《Bésame Mucho 》中,你就见识了他们如何用如滑奏等表面绚丽的方式来填补曲目长度的空白,有氛围但是没内容。整体的把握以及音乐主体的构建能力,说实在话,不见得比Tomatito 自己的那些专辑要来的好。听《A mi niño José 》这首曲子,除了感觉到一堆钢琴和吉他的重音顿音外,真是没有感觉到其他的东西。好似炸虾片,体积似乎很饱满,但是吃起来却很空洞。和同类型爵士乐相比,显得过于苍白。

      对Flamenco 的爵士乐化,我本人并不看好。至少目前为止,真没有见到什么能让人记忆犹新赏心悦目的人才出现。与其用爵士乐将苦涩的Flamenco 空洞化,倒不如学学Mayte Martin ,她在2008 年和Labeque 姐妹合作的《De fuego y de agua 》,展现出Flamenco 的另一种可能:二十世纪古典和Flamenco 的结合。也许这只是一个无法普及化的特例,但是这一张专辑带来的艺术美感,要比所有Flamenco 爵士化的尝试都来的曼妙丰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