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06

    Steve Reich《Early Works》:回到本初 - [古典回眸]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ankey-logs/107916441.html

    艺人:Steve Reich
    专辑:《Early Works》(1992)
    厂牌:Nonesuch
    评级:★★★☆

    全碟试听(谷歌音乐可以免费下载)

      为Steve Reich分类而贴上的标签一直很可怕,至少对于主流大众来说可以这样认为。当然这种主流大众的定义范围已经不仅仅是以流行音乐为主食的大众了——只有那些能够习惯实验音乐和现代古典的人才能被排除在这个“大众”的范围之外。实验音乐,极简音乐……这些都是Steve Reich玩的得心应手的工具,这也使他得以同Phillip Glass和Karlheinz Stockhausen一样“恶名远扬”,当然,这又是对主流大众而言。现代古典从始至终都是小众音乐,就连在古典音乐厅里也不能例外,所以音乐厅总是把这种音乐强行插在音乐会演出顺序的第一首或者第二首,使得观众即使想也无法提前退场。

      不过这二三十年里,Steve Reich似乎在某种意义上“从良”了。或许这么诠释有点不太合适,但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他的音乐也因此受到更多人的欢迎。不知是年龄增长还是市场导向所致,如今他的音乐虽然仍然讲究极简和实验,但在可听性上多少加强了一些。管乐旋律的加入、管弦和打击乐所营造的效果、一些多普勒效应的音乐应用以及极简音乐一贯的循环效果,让音乐变得更加Ambient化起来,这在2000年的《New York Counterpoint Eight Lines/Four Organs》中尤为明显,听上去会让人想起一些电影配乐和后摇滚的效果,而当时他已经64岁了。

      不过实验归实验,后期的Steve Reich的音乐却显得有些寡淡,虽然音效更加饱满更加易于聆听,但是那种从单调里来到单调里去的感觉却始终挥之不去。更糟糕的是向旋律的妥协,由于旋律化而导致人们不可避免的将其和相似的一些电影配乐之类的作品相比较,但是这种比拼的结果几乎是意料之中。即使退一步,同奋战在第一线的实验音乐比,Steve Reich的音乐又不够彻底,反而缺少了先锋性和刺激性。两个原因中,后者恰恰是致命的。因为大多数人都将这音乐归类于实验音乐中,但是Steve Reich如今的作品却透不出那种才气,反而掉落到匠才的圈子中。像《Full Orchestra》这样的曲子,其实只需要一首就够了,而不用把它一而再再而三的以另一种面貌重新鼓捣出来,然后冠上一个新的名字,将其作为一首新曲发行。

      不断的制造千篇一律但又毫无新意的作品,这就是Steve Reich晚年面临的尴尬境地。不同于Karlheinz Stockhausen的丰富,Steve Reich会更贴近Phillip Glass,因为这两人都是以极简著称,更重要的是他们的作品大多千篇一律。20世纪意大利作曲家Luigi Dallapiccola曾批评Vivaldi把一首协奏曲写了五百遍,但是Steve Reich和Phillip Glass等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更糟的是,Vivaldi尚且能让人们对自己的音乐上瘾,以至于重复也不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那么Steve Reich呢?如果说Karlheinz Stockhausen还能在那些恐怖的现代实验音乐中制造出一些多变的可以称之为“旋律”的东西的话,Steve Reich则同Phillip Glass一样,是在不断的重复之中制造一种单纯的听觉震撼,可是他们也仅限于此,并不能在旋律上带来更多有趣的东西。就算是Himdemith那犹如机械般规整的复调音乐,虽然可听性不如巴托克,但是比起这些缺乏旋律灵感的极简派来说,仍然是绰绰有余。

      其实我倒是更欣赏Steve Reich早期的作品,虽然《Early Works》中的五首六七十年代的曲子在音色和旋律上都不及他的晚期作品来的丰满,但是这种实验带来的听觉冲击倒是比后期作品更接近Karlheinz Stockhausen,虽然距离仍然是遥不可及,但至少也距离John Cage这种实验派不远了。那种粗糙而单纯的实验效果,的确像是一个年轻气盛的实验作曲家应该有的,虽然我承认那些人声采样的循环让我有点不是特别适应。但是光《Piano Phase》和《Clapping Music》两首曲子,就足以让那些晚期作品黯然失色。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