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27

    王雁盟《飘浮手风琴》:台湾制造的欧洲小情调 - [新世纪&纯音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ankey-logs/123558345.html

    http://img3.douban.com/lpic/s4712510.jpg

    艺人:王雁盟
    专辑:《漂浮手风琴》(2004)
    厂牌:风潮
    评级:★★★★

    全碟试听

      说到手风琴,第一个能想到的名字是Enrique Ugarte,其后才轮到王雁盟。对手风琴的感觉始终贯穿于电视机里那些欧陆风情的BGM,那轻快优雅的舞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精致的中欧和东欧风格。当那带着浓郁民间风味的曲调飘过来时,欧洲窄小的街道和低矮的房屋已经通过音乐扑入眼帘。在Enrique Ugarte的挂名演绎下,这些隐藏在民间的原味手风琴音乐成为了这个手风琴手的标志声音,而Enrique Ugarte似乎也成为了这些手风琴音乐的代言人。在三拍子的Musette圆舞曲中,不会有人会错意:这就是欧洲风味。

      王雁盟并未把那个存于人们印象中的“原味欧洲”带回来,正因为如此,从最开始的推崇过后,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对王雁盟有了一些审美疲劳。由于自己对世界音乐的追崇,使得王雁盟看上去是那么“不正统”。音乐中那简单的小情调自然也被自己视作是“单薄贫乏”的表现。与Enrique Ugarte的那些手风琴音乐相比,王雁盟未免有些小家子气了些。在那些小情调的作用下,那来自欧洲的气息已被稀释。不过仔细想来,作为一个来自台湾的旅人,在布拉格迷上手风琴,并且花了两年的时间向巴黎手风琴演奏家Dominique Bodin学习,虽然未能完全继承欧洲的传统衣钵,也不至于需要如此苛刻和严格,要求其音乐的纯度达到多少百分比,毕竟如今已经是融合音乐的天下。再说了,其专辑的原创精神,多少比作为演奏家的Enrique Ugarte更有心意。

      风潮算不上是一个擅长做纯粹的世界音乐的厂牌,但它鼓捣出来的音乐至少还有那么点儿品位。这一次王雁盟在风潮出片,将风潮一贯的风格保留了下来。作为一个常在OST和他人专辑中扮演演奏者角色的人,王雁盟在《漂浮手风琴》中表现出的更多是那种配乐一般的多样和随性。《玛奇朵漂浮》和《一个人的手风琴》多少证明了这一点。手风琴描绘出的忧郁风景中,个人化的情绪表达从音符中扩散开来。带着些许欧洲风情的忧郁,这旋律正是寂寞的都市男女们所需要的安慰剂。

      如此说来,城市的气息从未远离王雁盟。歌曲名字中的那些咖啡名称,以及《地下铁》和《摩天轮》这样的名字,都体现出城市的生活情调。《清晨萨鲁奇》、《微醺的步伐》中的爵士乐已是无言的证明,更不用提《幸福的舞蹈》中散发出的《玫瑰人生》的曲调和轻音乐的味道,以及《马戏班经理》的拉美Tango旋律。淡淡的城市的忧愁在爵士乐中发酵,变得更加让人讨喜。《微醺的步伐》借用了《一个人的手风琴》中的旋律,但是在Cool Jazz的伴奏下,却展现出夜色下酒吧迷人的气息。

      但若真要较真的话,我还是更喜欢贴近欧洲原味的王雁盟。当爵士乐的调料被挑去时,在《一个人的手风琴》和《地下铁》中,手风琴的Solo显得纯粹简单,即使在《玛奇朵漂浮》和《忧郁摩天轮》中,也只是多了一个伴奏的吉他,后者中更是让人在吉他中嗅出了西班牙的气味,不过这并未对音乐本身的纯粹产生过多的影响。没有爵士乐的干扰,这沾染着欧洲风味的情调反而更加的纯粹原味,真挚而不奢靡,那种悠然才是我希望听到的。

      幸而,我的口味如今已不再那么挑剔,世界音乐的纯粹要求早已慢慢放松,以至于更多的玩弄音乐的把戏进入生活中。至于爵士乐,它的美味我也始终没有忘记。当然,王雁盟的这种音乐处理,早已经在众多各色的OST专辑中被广泛应用传播,并改变人们的习惯和口味。于是乎,虽然从第五首到第七首的聆听过程,仍可以发现专辑的整体性并不够强,可这张曲风略显杂乱的专辑,在如今越来越宽容的环境下,仍不失为一盘美味。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