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8

    羽管键琴最后的花园 - [古典回眸]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ankey-logs/199493020.html

     

    (刊于惠空港总第13期,略有改动)

     

    偶然诞生的作品

     

    1723 年,巴赫成为了莱比锡的圣托马斯教堂唱诗班乐监,并身兼另外三所教堂的乐长职位。其日常工作内容包括:为四所教堂提供音乐作品并负责其中两所的指挥演出,每周日和特别节日时创作一首清唱剧,每年一首受难曲,监督圣托马斯教堂的音乐教育以及做一些教学工作。繁杂而单调,工资却不及先前科登的利奥波德亲王那里拿到的四分之一。

     

    工作的需求抑制了巴赫音乐创作的多样性。巴赫的数量甚众的经文歌、清唱剧、受难曲、神剧等宗教作品都是在这个时期诞生。可人们之所以对巴赫津津乐道,很大层面上要归功于他的器乐作品,虽然他的宗教音乐的价值不可否认,可它们似乎没有器乐曲那样流行且好消化。

     

    这段时期虽然忙碌,但巴赫还是创作了一些器乐作品。1729 年,巴赫成为了当地的一个学生音乐社团的乐监,并一直担任此职务至1941 年。这个社团由当时极富盛名的作曲家泰勒曼创立。当初正是因为身为莱比锡乐长的第一候选人的泰勒曼的拒绝,才使得当地议会将目光投向了他们眼中的第二候选人巴赫。当时泰勒曼的名气要比巴赫大得多,如今泰勒曼的光彩却被巴赫所掩盖。

     

    和宗教音乐的功能性用途不同,音乐社团将重心放在发掘音乐的艺术性上,所以演出曲目多为世俗音乐,而器乐曲目在其中又占据了主导位置。由于巴赫接管的社团常在当地一家咖啡馆演出,所以巴赫会为社团提供了一些的器乐演奏曲以供演奏,这其中就包括了他的14 首羽管键琴协奏曲。

     

    遗失的原谱

     

    这些作品均诞生于莱比锡,但所有曲子都是改编自科登时期的作品,原曲大多是小提琴或双簧管协奏曲,为了演奏需要被改编为羽管键琴协奏曲。如此看来,也像是应付之作,毕竟这时候的巴赫的创作已经转向更深的层次,恐怕也无心去创作这些意大利风格的协奏曲了。

     

    这些作品的原曲大多已经遗失,如今硕果仅存的,也只有巴赫的三首小提琴协奏曲和第四号勃兰登堡协奏曲。它们在这套键盘协奏曲曲,分别以第三号、第七号羽管键琴协奏曲、第三号羽管键琴二重协奏曲和第六号羽管键琴协奏曲的身份重新登场。

     

    一些音乐家以现存乐谱为出发点,试图还原这些改编作品的本来面目。如今音乐厅演奏清单上多出的三首双簧管协奏曲,就是复原工作的成果之一。也有人将其复原为管风琴协奏曲,但利奥波德亲王不见得有心思和场所听管风琴协奏曲( 巨大的管风琴通常置放于教堂) ,而管风琴协奏曲也不像是巴赫的风格( 亨德尔倒是写过管风琴协奏曲) ,所以管风琴协奏曲与其说是复原,不如说是探索和实验。但因巴赫的一些清唱剧使用过其中的一些旋律,所以管风琴的改编得以就地取材,比双簧管协奏曲的复原要来的简便不少。

     

    第八号羽管键琴协奏曲(BWV1059) 是其中最难攻克的改编作品,现存的乐谱中只有9 个小节的旋律,曲子的重建工作难度不言而喻。幸而,人们发现那20 秒的旋律和一首清唱剧里的一个乐章对的上号,复原工作就以那首曲子为基础开展起来。再从其他协奏曲中借来了几个乐章,修复工作便大功告成。

     

    相较羽管键琴,双簧管在音色上要更胜一筹。圆润华贵的音色一直是双簧管的魅力所在。但能够让人称道的,恐怕也只有Heinz Holliger 的版本。他的双簧管演奏在情绪表现上饱满而强劲,双簧管的感性特点被演绎的淋漓尽致,和以古乐风格出名的Academy of St. Martin in the Fields 配合起来,让人感觉颇为自然统一,倒是没有那种不协调的感觉。在Iona Brown 的指挥下,音乐在速度和力道上不急不慢 ,散发出一种沉稳优雅的气质,这和意大利的古乐团I Musici 演奏维瓦尔第的协奏曲时表现出的速度和活力形成鲜明对比。

     

     

    被漠视的命运

     

    批评家对巴赫的羽管键琴协奏曲并未表现出太多的热情,毕竟这些曲子过于通俗,显得不够“深刻”。虽然在水准上,这些协奏曲并不比同时代的意大利协奏曲逊色,但和巴赫的其他作品相比,内涵可能会稍逊一筹。但勃兰登堡协奏曲算不上是严肃作品,却也获得了人们的喜爱。

     

    这些曲子被忽视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羽管键琴协奏曲的曲式。在巴洛克时期,羽管键琴虽然也是常用乐器,但在协奏曲中,通常扮演数字低音这种不起眼的角色。所以那时候协奏曲的独奏乐器以小提琴居多,也不乏曼陀林、吉他或者双簧管之类作为独奏乐器,可羽管键琴作为独奏乐器的作品,可谓凤毛麟角。

     

    论表现力,小提琴似乎总是更能满足人们的期待。于是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巴赫的三首小提琴协奏曲声名在外,但是改编而来的羽管键琴版本却默默无闻。若因为原曲先入为主才会有此现象,却也有些说不通。因为其他失去了原曲的键盘协奏曲,如今也称得上是仅存作品,却未能获得与小提琴协奏曲相对应的关注,地位上相差甚远。同等水平的作品,仅仅因为乐器的差异,得到的关注度也有了高低之分,着实让人感到奇怪。

     

    这不足以作为无视这些曲子的价值的理由。它们并非只是简单对维瓦尔第进行了模仿,而是打上了巴赫标签的巴洛克协奏曲。在勃兰登堡协奏曲以及管弦组曲中,巴赫就已经展示了有别于意大利风格的旋律。但第一号羽管键琴协奏曲(BWV1052) 和第一号羽管键琴三重协奏曲(BWV1063) 也相应的体现出巴赫的理性风格,尤其是前者的第一乐章,庄严宏伟而又有些咄咄逼人,和维瓦尔第那种不假思索便直切主题的手法截然不同,有时甚至会让人想起巴赫的管风琴曲。从旋律上来看,其实这两首曲子要比巴赫的那三首小提琴协奏曲精彩的多。

     

    在协奏曲的竞技场,巴赫的竞争对手在数量上颇为可观:维瓦尔第、阿尔比诺尼、泰勒曼、科列里……巴洛克作曲家大多都写作协奏曲体裁,而且都有相当数量的协奏曲作品问世,而这方面巴赫似乎只是牛刀小试了一把。在数量上巴赫略逊一筹,但是稳定的质量水准为巴赫扳回了局面,其他作曲家虽然作品甚众但是旋律却时好时坏。

     

    即便如此。维瓦尔第依然凭借其作品在数量上的优势(500 多首协奏曲) 以及其无可挑剔的才华,留下了一些传世之作。巴赫唯一的羽管键琴四重协奏曲(BWV1065) 便是改编自维瓦尔第之手(b 小调四小提琴协奏曲,RV580) ,这首曲子同时也是这14 首键盘协奏曲中的巅峰之作。

     

    巴赫的改编之作也有其精妙之处。由于需将弦乐器改成了键盘乐器,巴赫在创作上也做了适当的调整改动,使旋律更适合键盘演奏,同时突出羽管键琴的音色特点。羽管键琴营造的肃穆庄严,较之小提琴的朝气蓬勃,也别有一番风味。

     

    钢琴鞭长莫及的领域

     

    和钢琴不同,羽管键琴无法控制音量,大力敲击或是轻按琴键,所发出的音量大小是相同的。通常羽管键琴的演奏家都尽力不让手指做出不必要的抬高,以便能最快地触摸到下一个琴键,这点使得其在表达感情上未能像小提琴那样挥洒自如,加上音色方面的特点,多数情况下小提琴的表现力要胜出一筹。在意大利风格的协奏曲中这点尤甚:巴赫的小提琴协奏曲和双簧管协奏曲的表现力要羽管键琴版本强。不过也有第一号羽管键琴协奏曲这样的例外,这种严肃理性的旋律用羽管键琴演奏反而有更好的效果。

     

    在某种程度上,羽管键琴也阻碍了这些作品的传播。巴洛克时期键盘乐器以羽管键琴为主,但钢琴的诞生使得羽管键琴在莫扎特时期逐渐式微。虽然还有部分人演奏羽管键琴,但和钢琴阵营比起来,可谓少之又少。虽然用钢琴演奏巴赫的大有人在,但在某些作品上,羽管键琴的表现力还是更胜一筹。尤其是协奏曲这样的管弦乐,这是为数不多的羽管键琴战胜钢琴的领域。

     

    钢琴的音色也为古乐带来了一丝不协调,相比羽管键琴晶莹明亮的声线,钢琴圆润的音色在巴洛克管弦乐中反而显得有些突兀,加之最初羽管键琴的演奏风格和巴洛克时期小乐团的编制,改为钢琴后的效果并不都尽如人意。当然,也不乏Andras Schiff 这样,用浪漫的钢琴演奏手法使巴赫展现出另一种风貌。但是平心而论,羽管键琴的至上地位仍然不可否认。所以目前为止这些协奏曲的录音,绝大多数都是羽管键琴的版本。

     

    目前最为权威的录音,要数Trevor Pinnock English Concert 的版本。1979 年至1981 年间,他们分别将14 首协奏曲录制,并于最后一年作为整套巴赫键盘协奏曲一起发行。演绎晶莹剔透,节奏上拿捏有度,虽然Trevor Pinnock 指挥的其他巴赫作品都显得有些刻板,但是这套键盘协奏曲录音却称得上是杰作,同时也给了羽管键琴拥护者又一个理由来抗击钢琴,虽然巴洛克键盘独奏曲目部分钢琴有一定的渗透能力,但是这14 首作品却是一个坚实的堡垒。

     

    后记

     

    这些曲子在国内最为广泛的一次影响,得益于多年前CCTV 播放的一个外国古典音乐纪录片。片头的开场音乐便是巴赫的第一号羽管键琴协奏曲的第一乐章,虽然是用弦乐演奏而不是羽管键琴。当每一个音符跳出来时,都会相对应的在画面上出现一个声波条形,一如现在音乐播放器的可视化效果。这种数字化的开场,和巴赫的音乐着实般配。这种德国式的冷静和理性,是意大利人难以理解和学习的。就凭这一点,说巴赫得以在协奏曲上和他的协奏曲导师维瓦尔第平起平坐,并不夸大其词。后者在小提琴协奏曲上作品甚众,前者则为世人带来了最为经典的羽管键琴协奏曲。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