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2

    【评论】交响曲的史诗 - [古典回眸]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ankey-logs/20125905.html

    【Shostakovich: Symphony No. 11,"1905"】
    指挥:Bernard Haitink
    演奏:Concertgebouw Orchestra
    发行时间:2000
    发行公司:EMI
    Sankey评级:★★★★★

    【本文为转载】

      这部为纪念十月革命40周年而作的交响曲于1957年完成,同年10月30日在莫斯科音乐学院大厅举行首演,由尼古拉·拉赫林指挥苏联国家交响乐团演奏。
      
      这部交响曲在问世后的近半个世纪中有着一番荣辱皆尝的经历。在它面世后的一些年里,曾得到前苏联官方的极力肯定,而西方音乐界和评论家则否认其艺术价值。肖斯塔科维奇逝世后,尤其是前苏联解体后,人们开始以更加客观的眼光来面对这部交响曲,逐渐认识到它的深刻内涵和艺术魅力。
      
      第11交响曲属于标题性音乐,它有一个副标题“1905年”,四个乐章也均有标题――“冬宫广场”、“一月九日”、“永恒记忆”和“警钟长鸣”。作品表现的是导致俄国1905年革命爆发的“1月9日事件”,亦即历史上著名的“流血星期日”。在1905年俄历1月9日(公历1月22日)这个寒冷的星期日,14万彼得堡工人和他们的家人列队前往冬宫,向沙皇尼古拉二世请愿,提出改善劳动条件、土地归农民所有等要求。沙皇非但不理睬请愿者的要求,反而命令军队残酷镇压,数千人倒于血泊中。肖斯塔科维奇出身于此事发生后的一年,在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这一悲惨的历史事件还在被广泛地谈论,在他心灵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正如他后来在回忆录《见证》中所说的:“我家里经常谈到1905年的革命。我是在这次革命以后出生的,但是那些故事对我的想象力影响很深……他们用一辆雪橇把杀害儿童的尸体堆得高高地运走了。男孩子们坐在树上看大兵,大兵对他们射击――为了取乐,没什么别的。后来,他们把他们装在雪橇上运走了。一辆装满孩子尸体的雪橇上,死孩子的脸上带着笑容。他们那么突然地被杀死了,还来不及感到害怕……”
      
      为了深入表现这一历史题材,将人们唤回到那段腥风血雨的历史,肖斯塔科维奇在这部交响曲中采取了一种新的创作手法――大量借用当时的革命歌曲旋律以及他自己1951年创作的合唱《十首诗》中的素材。他并不是简单地照搬这些旋律,而是将它们有机地嵌入自己精心描绘的壮丽的交响音乐画面中。基于主题素材的这种特殊性,作曲家更多地运用了变奏的手法,同时比他此前的创作更注重调性和音乐语汇的明确易懂。此外,他还以类似“主导动机”的手法,让代表不同内涵的音乐动机在几个乐章中反复出现,加强了整部交响曲的连贯性和戏剧性。
      
      第11交响曲的4个乐章连续演奏。第一乐章“冬宫广场”(柔板)描绘了1905年1月9日早晨冬宫广场的景象:寂寥、空旷,冰冷的空气中透出难以忍受的压抑。这一乐章中引用了两首革命歌曲的旋律:由长笛呈示的《听吧!》和后来由大提琴与低音提琴演奏的《囚徒》。第二乐章“一月九日”(快板)表现了请愿者前往冬宫广场并惨遭枪杀的经过。作曲家借用了他的《十首诗》中第6首《一月九日》的旋律。他几乎挖掘了音乐语言中的全部力量,造成可怕的巨大高潮,以表现历史上这个惨烈的时刻给人的心灵带来的震撼和打击!第三乐章“永恒记忆”(柔板)是献给牺牲者的一曲深情的挽歌。中提琴在低音弦乐拨奏背景上呤唱的主题源自1905年的一首著名的革命歌曲《你们已英勇牺牲》。在这个被认为是最接近马勒精神世界的乐章里,肖斯塔科维奇表达了一种更宏大、更深刻的思考,对于人类命运与暴力和死亡这一永恒主题的困惑。第四乐章“警钟长鸣”(不太快的快板――快板――柔板――中板――快板)以歌曲《发狂吧,暴君》的旋律开始,中间还引用了《华沙革命歌》的曲调。乐曲以宏大的气势宣告人民必胜的信念,同时回顾了前几个乐章的内容。在结尾前的柔板中,英国管以感人肺腑的真挚表情完整地演奏了曾在前面出现过的《一月九日》开头的“脱帽致敬”主题,这既是对历史上那些牺牲者的再次怀念,也是在提醒人们:历史的教训不可遗忘!
      
      原文地址:
      http://www.chinaphilharmonic.org/20071031/106393.shtml

    分享到:
    Tag:音乐 乐评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