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01

    刘星:孤中自赏 - [古典回眸]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ankey-logs/209737580.html

    孤,常用作孤独的解释,亦有孤高、独特之意。对于刘星而言,孤又代表着什么含义?也许两者皆有。两千年之际,刘星先后出了三张专辑,其标题中均夹带了一个“孤”字。这刻意而为之的命名,让刘星显得有些遗世独立的味道,虽然此前他的音乐早已体现出这种倾向。

     

    《孤芳自赏》诞生之时,已是1999 年,距刘星从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毕业已有17 年之久,此时的他已将主要精力投入到新世纪音乐的创作上,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其影响范围仅仅局限于部分新世纪音乐爱好者。对于大众而言,刘星依然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刘星如今的独,和他孤高的品味脱不开关系,但刘星自己倒不怎么在乎这一点,否则他也不会放弃原先国家编制的黑龙江省歌舞剧院的工作,转而开始以自由音乐职业者的身份单干。他在连续三张专辑的名字中刻意突出“孤”这个字,也和他的桀骜不驯的性格不无关系。如果刘星继续创作民族交响而不是新世纪音乐,会有更大的知名度也说不定。尽管有可供选择的音乐路线,但他的性格本身注定了刘星如今“孤芳自赏”的状态。

     

    在《孤芳自赏》中,刘星得以把“独”发挥到极致:专辑从头到尾,除了一首曲子是合奏外,其余曲目均为中阮独奏。不过刘星放弃了上场的机会,转而将独奏的角色让给了弟子沈非完成。除了在那首唯一的合奏曲中露了一手外,刘星基本上选择隐藏在幕后,由沈非在前台演奏。

     

    虽说是刘星的第一张独奏音乐专辑,其中的一些旋律却似曾相识。阅毕专辑的曲目单,才发现部分曲子原是刘星过去的作品,如《无所事事》和《心旷神怡》,其实就是1992 年刘星的第一张New Age 专辑《无所事事》中的曲目。原曲本来就有中阮的演奏,只不过这次稍加改编,将合成器的效果悉数摈弃,使得原先被合成器的光芒遮掩的中阮一跃成为了明星。

     

    简洁的独奏并未让人感觉单调,相反,将合成器的声效去除后,音乐得以重新回归本真。纵观此前七年里刘星对合成器的探索,他试图将合成器和民族乐器融合起来制造自己的New Age 音乐。虽然科班出身的扎实民乐功底在音乐之中依稀可寻,旋律上也非一无是处,但其合成器的音色和手法运用却过于简陋,编曲上也过于杂乱,使得其音乐更像是烂大街的发烧碟,这点刘星做的倒不如日本的和平之月,后者发行的New Age 音乐将流行和民乐元素聪明的调配在一起且获得了相当的名气。刘星的音乐始终打不开市场,或许这就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但这恰恰成就了《孤芳自赏》的独特。没有了纷乱的电子编曲,刘星的音乐重归质朴。

     

    不过对于纯粹的古乐爱好者而言,刘星的作品并不是那么可口甜美。虽然抛开了合成器,刘星随性的风格却仍旧被保留了下来,以至于在听《孤芳自赏》的时候,仍会琢磨着这传入耳中的乐器声响究竟是中阮的还是吉他的。由此看来,刘星没有让中阮规矩的扮演民乐的角色。要不然,又怎会听到中阮弹奏的爵士乐?

     

    并不是说刘星只是一个用民族乐器玩爵士乐的人,在他的音乐中,爵士乐只是其中的一味佐料。中国民乐和古典乐的成分也混杂在刘星的音乐中,和爵士乐一同成为他作曲的原料。我不知道刘星是否对美国民谣也有兴趣,不过《山歌》中那浓重的美国西部民谣桥段要让人忽略还是很难。也不能排除是爵士/ 布鲁斯和民乐的综合效果,毕竟美国民谣也包含了一定的爵士乐元素。孰是孰非,一时难以说的清楚。但就个人而言,每当听到那段“吉他”旋律,还是会下意识的联想到太平洋的那一片新大陆。

     

    民乐的清逸,加上爵士乐的随性,能将这两者搭配在一起且效果不俗,这样的人说超凡脱俗或许有些过,但在目前的中国音乐界,可谓是有一定的才华和想法的人。虽然他也曾经写过中阮协奏曲“云南回忆”以及若干首交响曲,但是从风格上看,都有着轻巧松散的特点,和那些“严肃深刻”的交响曲差别还是有的。若要说中国现代交响乐的模板,专辑《火祭》可以算一个。谭盾、瞿小松、唐建平的三首协奏曲,曲式风格无不向二十世纪现代古典靠拢,称得上是“严肃”的现代古典。反观刘星,虽然照搬了古典音乐的构架,但是他的风格中民乐和爵士乐的成分还是多于前者。

     

    这在专辑《闲云孤鹤》中可见一斑。除去新世纪音乐风格的同名曲,专辑中的其他曲子都是刘星过去的旧作,只不过为了演出需要,在编曲上做了一些改动,原来民乐器的旋律段落被尽数改由西洋乐器演奏。毕竟这次做配合的管弦乐团是佛罗内斯交响乐团,作为俄罗斯本地的乐团,自然是标准西洋编制。除非从中国带过去一些民乐演奏家现场演奏,否则无法原汁原味的演奏刘星的那些民乐作品。

     

    在雨果唱片发行的专辑《云南回忆》中,我们得以一窥刘星这首中阮协奏曲的原貌,刘星曾凭借这首协奏曲在1987 年震惊了整个民乐乐坛。如今不论是“云南回忆”协奏曲还是改编过的中阮独奏曲,在音乐厅都被频繁上演,这首曲子俨然成为了中阮弹奏者的“神曲”。

     

    “云南回忆”的成功,和刘星此前在音乐学院灰头土脸的学院时光形成了鲜明对比。1962 年出生的刘星,于12 岁开始师从月琴演奏家冯少先学月琴,1978 年进入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的刘星,攻读了两年,由于创作月琴独奏曲《沙漠之夜》获得成功,便转读民族理论作曲系,然而仅仅读了一年,就因为和声、复调、曲式的考试均不及格被退回了民乐系,最后于1982 年以月琴专业毕业。由于月琴和阮的结构相似,所以刘星演奏中阮不需要重新学习。在创作“云南回忆”后,刘星奠定了自己的中阮大师称号。如今,身为音乐家的刘星,还是上海音乐学院的中阮研究生导师。

     

    其实就编曲而言,刘星自己也表达过这样的意思,那就是“云南回忆”最初的民乐团版本会更好一些。佛罗内斯的西洋管弦乐版本,虽然气势十足,音色也要比唢呐等民乐器更加圆润,但是表现力上却中规中矩,少了些生动多样的效果。民乐团的版本初听显得有些吵闹,但习惯了以后会觉得很有味道。这就像周星驰的电影《功夫》中使用的那首新民乐歌曲《东海渔歌》一样,虽然略显喧闹,但是却充满了生气。

     

    在接连两张略显意外的专辑后,2001 年刘星的新作《一意孤行》诞生。这张专辑成为了刘星短暂出位后重归新世纪音乐的信号。同时我们得以在专辑中听到单曲《闲云孤鹤》和《孤芳自赏》的New Age 版本,不过得承认的是,和管弦乐以及独奏的版本相比,合成器演奏的效果有点廉价,编曲的层次感也显得有些弱。幸而我们还有《孤芳自赏》聊以自慰,《孤芳自赏》和《闲云孤鹤》就像是刘星投奔新世纪音乐后难得的几次拨云见日。刘星的音乐的真正价值,得以在本真的演奏中更多的体现出来,而合成器效果的侵入,弱化了他的音乐光芒。

    (刊于《惠空港》2012年第三期)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