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5

    迷幻帝国的再度扩张 - [电音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ankey-logs/37505757.html

    http://otho.douban.com/lpic/s2331231.jpg

    【刊于《非音乐》第57期,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文:上尺工凡四六

    艺人:Infected Mushroom
    专辑:《Vicious Delicious》(2007)
    厂牌:BNE
    评级:★★★☆

    专辑试听

      长久以来,Psychedelic Trance一直处在一种尴尬的境地。作为在90年代开始展露苗头的电子音乐的一个分支,Psy Trance尽管已经度过了它的破壳时期,得以从Goa Trance中脱离出来并自成一派,但是令人尴尬的是,Psy Trance到现今为止,却一直处在一种被大众所漠视的状态。尽管从音乐上来看,Psy Trance应该是一个能够在电音王国独当一面的乐种,可是现实就是如此。这种低迷并不能被简单的归结为是风格上的另类所致,比起Trance来说,Psy Trance会更加的生猛迷幻,而单凭这一点已经能够断定Psy Trance会是一个阳光产业。但是目前的情况是:尽管Psy Trance已经发展了那么多年,但是能够拿出手的大牌却仍然掐指可数。更多的是仍然在及格线边缘挣扎着的平庸水准的音乐,似乎Psy Trance仍然缺少一个能够打破坚冰,将大旗插在主流土地上的领头人物。

      不过虽然整体尚缺气候,但这个体系之中已经开始产生个别能够独领风骚的人物,并且凭着持之以恒的努力渐渐引起人们的注意,而Infected Mushroom就是其中之一。和Yahel一样,这个二人组合又是以色列对Psy Trance音乐的一个贡献。当年以色列人从印度回来时不仅带回了快乐的回忆同时也带回了Goa Music的火种,这一举动在当时乍看没什么影响,但时至今日却使得以色列得以成为一个出产Psy Trance音乐人才的重要国家。当今活跃在Psy Trance的大牌,像Infected Mushroom和Yahel等人,就是来自以色列的人物,而其他贴着以色列标签的Psy Trance音乐更是不用多提。由此可见以色列不但保证了Psy Trance的“量”,同时在“质”上也做的十分了得。

      2007年对于Infected Mushroom来说,无疑是让人喜悦的一年。在这一年,极具影响力的DJmag评出了Top 100的DJ名单,其中Infected Mushroom荣登No.9的位置,这可以说是这个以色列二人组所取得的最为得以的排行榜成绩了,同时这也是Psy Trance音乐家所取得的最高的排行位置,这意味着Infected Mushroom已经成为了Psy Trance音乐中最具有影响力的组合。作为最受欢迎的Psy Trance音乐组合,Infected Mushroom的当红并非毫无道理。两人从音乐学院中获得的教育使得他们拥有扎实的音乐基础,而或许是这一点使得他们的音乐之中带着一些古典音乐的气质,而在能量的释放上会显得更加的含蓄收敛,而对Tripped-Out这一音乐手段的谨慎使用也让他们的音乐不会显得过于古怪,不至于像其他Psy Trance音乐那般狂放而先锋。他们也曾经因为音乐的偏向主流舞曲化而受到一定的致意,但是后来人们最终还是倾向于接受他们。当然,日趋高涨的评价并没有让Infected Mushroom停止证明自己才华以及将Psy Trance发扬光大的步伐,也正是在这一年,他们推出了自己的新专辑《Vicious Delicious》,一张本来应该在2006年推出的专辑,因为乐队认为音乐的改进并没有达到预期而最终推迟到2007年发行。

      在《Vicious Delicious》中,Infected Mushroom继续探索着Psy Trance的可能性。Infected Mushroom这次在音乐上的多元化取向同样为专辑带来了不少亮点。尽管他们在专辑中仍然保持着自己的固有风格,但是看上去Infected Mushroom并非总是迁就于听众,先前的专辑《Converting Vegetarians》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这张2CD专辑因为其实验性和探索性的那一面而颇受争议。虽然在销量上可能会多多少少受到一些影响,但是对于他们自己而言,仅仅是在证明他们能够在其他风格上仍然能够游刃有余的把握音乐的尺度。所以在这张专辑中,这些变化倒也并不显得过于奇怪。《Artillery》中的Swollen Members客串的Rap使得这首曲子成为了专辑中唯一一首Hip-Hop单曲,当然Hip-Hop只是一个整体的定义,作为主心骨的Psy Trance鼓点以及作为佐料加入的吉他仍然使得这首曲子显得并不是很合Hip-Hop的常规风格。《Heavyweight》中的重金属吉他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整体的味道,使得其中的摇滚气息增加了不少而Psy Trance的影响却淡化了不少,尽管那些属于后者的独特处理手段在音乐中仍然可以见到不少。而《In Front of Me》的摇滚化以及《Forgive Me》中那阳光般的男声旋律更是将主流化推向极致,这风格不仅与Psy Trance缺乏联系,同时也和Infected Mushroom一贯的阴暗风格不怎么相符。

      虽然Infected Mushroom想方设法想在新花样上下功夫,但是听众可并不一定喜欢这在他们看来开始变味了的Infected Mushroom。而这两个以色列人似乎也了解这一点,他们的听众喜欢的是《Classical Mushroom》中的那个Infected Mushroom,而非如今的这个犹如变色龙一般的多面电音玩家。所以这张专辑中尽管做了许多多元化的探索,但是仍然保留了一些带着他们一贯风格的曲目,虽然这种保留有时是建立在改变之上的。《Becoming Insane》就是其中的一个异数,这首曲子虽然在人声、中东旋律、吉他和主流舞曲之中穿梭,但是曲子却仍然保持着Infected Mushroom的那股子阴暗气质,而这不妨碍其简洁版被弄成MV。而在《Vicious Delicious》等其他曲目之中,Infected Mushroom的一贯风格得以延续,2004年的那股子Psy Trance冲劲儿仍然十足,在自己的固有风格上,Infected Mushroom的音乐功力并未见到丝毫减退。

      Infected Mushroom的变化或许会让一些人觉得并不好接受,人们担心他们会陷入多元化的陷阱而失去了自己的风格,但是若仔细听听这张专辑,会发现它和《Converting Vegetarians》到底有几分相似,似乎仍然是在更大的音乐可能性上的一个探索,一个仍然显得很优秀的踏板式的专辑,Infected Mushroom仍然在寻找一个平衡点,能够在自己的风格和添加的新元素之间取得一个平衡。这倒也解释了这张专辑的探索类作品和原有风格作品各占半壁江山的原因。这点上他们还是做的比自己的以色列同行Yahel来得好,Yahel如今已经陷在Trance的迷雾之中不可自拔。而Infected Mushroom作为硕果仅存的以色列Psychedelic音乐先锋,虽然一直在探索路上,但自始至终没有背叛自己的本色。而这点仍然是值得我们庆幸的。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