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7

    Stevie Ray Vaughan的蓝色情迷 - [地下三厘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ankey-logs/58788053.html

    http://dummidumbwit.files.wordpress.com/2009/09/1_1.jpg

    (刊于《非音乐》第66期,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文:上尺工凡四六

    数十年光景,弹指一挥间。这句话用上Stevie Ray Vaughan身上是如此的合适。三十五年的生命光景,在如今看来显得过于短暂,而对于一个天才来说更是如此。幸运的是,Vaughan在天才中并非那种大器晚成的类型,他有足够的时间将才华绽放,而不是在尚未成名之前陨落。他留下的那些作品已足够证明他的天才。2003年,滚石杂志评选出历史上100名最伟大的吉他手, Vaughan位列第七。Classic Rock杂志则在2007年评出的“最狂野的100位吉他英雄”中,将Vaughan排到了第三名的位置。

    对于这个只留下六张录音室专辑的吉他手来说,这些荣誉可能过于耀眼,但Vaughan为布鲁斯音乐所作出的贡献和影响可不是用仅仅几张唱片就能够衡量的。作为八十年代最伟大的吉他手之一,Vaughan用自己独特的演奏风格,点燃了80年代蓝调复兴的火焰。他的音乐不仅汲取了Albert KingOtis RushMuddy WatersKenny Burrell等布鲁斯/爵士吉他手的营养,同时也从Jimi HendrixLonnie Mack等摇滚吉他手身上获得了影响,并将摇滚融进布鲁斯中,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从而自成一派。

    Vaughan之所以能成为Vaughan,环境的影响必不可少。他的出生地达拉斯城在地理位置上隶属于美国南部的德克萨斯州。众所周知,美国南部是出产音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除了20世纪初期开始由南部的黑人发展出的布鲁斯外,福音音乐、心灵音乐、乡村音乐、节奏蓝调、黑人的灵魂乐、蓝草音乐、爵士乐、海滨音乐、以及一些重金属音乐等不是在南部诞生、就是在南部发展的。在这些“南部音乐”中,可以看到贯穿其中的音乐核心:爵士和布鲁斯。美国南部音乐无不渗透着黑人带来的音乐影响,即使是称霸南方的乡村音乐,其衍生品种如蓝草音乐等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布鲁斯音乐的影响。对于出生在德克萨斯州的Vaughan来说,想不受到当地文化氛围的影响,着实难办。

    和大多数美国青年一样,从13岁开始,Vaughan就在诸多乐队之间进进出出。对于一个在11岁就弄到电吉他的男孩来说,玩乐队无疑才是让手中的吉他真正闪现出光彩的事儿,这比一个人独自弹奏曲子要来的有趣的多。在混迹于乐队的过程中,年轻的Vaughan积累了不少经验。这些为他日后创建自己的乐队打下了基础。1977年,22岁的Vaughan离开了Paul Ray的乐队,组建了自己的乐队Triple Threat Revue。这是个好的开始,因为它意味着这个德州的年轻人开始自立门户了。之后,Vaughan和当时乐队的主唱Lou Ann Barton决定将乐队名字改为Double Trouble。虽然Lou Ann1980年离开了乐队,但是这个名字仍然保留了下来。

    一次偶然的机会使得VaughanDavid Bowie结识。之后Bowie邀请Vaughan担当自己正在录制的新专辑《Let's Dance》中的首席吉他手,在工作结束以后,Bowie又邀请Vaughan作为自己的巡演时的吉他手身份出席。但是在巡演过程中,Vaughan发现自己并不适合这种工作。他并不想成为一个“二等”地位的演奏乐手,每时每刻都要按照别人的意见去演奏别人所想要呈现的风格。对自己事业的考虑最终促使他退出了Bowie的巡演,回去专心为他的新专辑做准备。

    19836月,冠以Stevie Ray Vaughan and Double Trouble之名的专辑《Texas Flood》正式出炉,这是乐队的第一张专辑。得益于先前积累的众多现场演出经验,这张仅仅用了三天便录制完成的专辑并没有因为短暂的录音时间而失去其所具有的精良水准。相反,它听上去是如此的自如纯熟。与此同时,《Texas Flood》还为美国音乐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此时正值八十年代初期,60年代的布鲁斯复兴风潮所带来的影响正在消失。一方面,70年代的布鲁斯摇滚开始融入Hard RockSouthern Rock的形式之中,摇滚化趋向愈加强烈,纯布鲁斯味儿正在为摇滚让路。另一方面,当时的年轻人正沈浸在PunkNew WaveDisco等新生音乐的怀抱之中,对布鲁斯的兴趣大大减弱。这些都让布鲁斯的地位显得岌岌可危。但是《Texas Flood》改变了这一切。颇有意味的是,Bowie的《Let's Dance》虽然大获成功,但是并没有为作为吉他演奏者的Vaughan带来多少名望,反而是自己乐队的专辑《Texas Flood》为其带来了巨大的名望。

    在专辑中,Stevie Ray Vaughan完美的将布鲁斯和摇滚融合在一起。《Texas Flood》并没有用上如Hard Rock那样以摇滚为主的形式,而是重新让布鲁斯的比重提高,使其占据音乐的核心地位。Vaughan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布鲁斯形式,而这也使得《Texas Flood》揭开了80年代蓝调复兴的序幕。就这样,这位德州的新人引发了一场新音乐风暴。《Texas Flood》获得了双白金唱片的销量,并占据了Billboard排行榜第64名的位置。不论是摇滚杂志还是蓝调杂志都给与了这张专辑极佳的口碑,在Guitar Player杂志的读者票选中,Vaughan 得到了“最佳新人”和“最佳蓝调电吉他手”的称号,专辑也夺得了“最佳吉他专辑”的殊荣。不仅如此,专辑中Vaughan那精妙绝伦的弹奏指法也让人惊叹不已。如果说Vaughan没有在演唱方面表现出多少出类拔萃的地方,那么他在吉他演奏上表现出的才能则极好的弥补了这方面的平淡,事实上,他的演奏才能让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他的吉他上,而不是麦克风上。

    之后的两年里,VaughanDouble Trouble推出的两张专辑《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和《Soul to Soul》都获得了不俗的成绩。第二张专辑《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升至了Billboard排行榜第31名的位置,超越了上一张专辑的成绩,这也是Vaughan在其音乐生涯中所获得的最好的唱片名次。《Soul to Soul》虽然没有太多亮点,但键盘手和萨克斯手的加入使得乐队开始在音乐中加入了SoulR&B的元素,加上Vaughan的魔力演奏,因此专辑仍获得了不俗的成绩。

    虽然事业上获得了十分辉煌的成绩,但却没能够让Vaughan幸免于摇滚乐手常碰到的毒品问题。在不断拓展自己事业的同时,他也在酒精与药物滥用的漩涡中越陷越深。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86年,当这些影响最终使他在德国巡演时完全崩溃。当时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十分糟糕,但即使如此,他仍坚持完成了两场演出,之后才不得不取消了巡演。在随后的复原治疗中,情况开始慢慢转好。恢复以后的Vaughan并没有受到来自这次药物事件的更多的影响。接下来的两年里,无论是乐队的演出事业还是在电视节目和电影中的频繁出镜,似乎都在说明一点,那就是Vaughan并没有受到药物的影响,因为此时的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风光的多。

    1989年《In Step》的诞生似乎在预示,Vaughan的传奇并不会因为药物而衰落,他并未被药物击垮,而是站了起来,重新拿起吉他,将自己的才能展现给人们。这是Vaughan在摆脱药物沉溺后的第一张专辑。这张唱片预示着Vaughan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沉稳冷静的风格和以前略显不同,但可以看作是Vaughan药物事件过后的成熟。专辑中各种音乐成分的融合都恰如其分,比起之前的专辑来说,显得更加的完美无瑕。作为对Vaughan的新成就的肯定,《In Step》获得了格莱美“最佳当代布鲁斯专辑”的奖项。销量上所获得的成绩也比以前更加优秀。这也是Stevie Ray VaughanDouble Trouble合作的最后一张唱片。

    1990826,在参加完一场包括Eric ClaptonBuddy GuyJimmie VaughanReber Cray等众多吉他手的演出后,Vaughan乘坐一架直升机前往芝加哥。在飞行途中,直升机不幸失事坠毁。包括Stevie Ray Vaughan在内的机上五人全部遇难,此时Stevie Ray Vaughan不过时年35岁。

    他过早的去世使他成为了一个永远的传奇。死亡并没有让Stevie Ray Vaughan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针对他的各种纪念活动从未停止过。他未发表过的音乐录音在死后被出版发行。众多音乐人通过录制歌曲来纪念他。包括了John Mayer等后来者都将Stevie Ray Vaughan奉为偶像。1991年,德州将Stevie Ray Vaughan的生日,103,定为“Stevie Ray Vaughan日”。1992年,Fender推出了Stevie Ray Vaughan签名吉他。1994年,德州首府奥斯丁竖起了他的纪念雕像。2000年,他入住蓝调名人堂,并在2008年被提名可能进入摇滚名人堂……

    时至今日,离Stevie Ray Vaughan的去世已经有二十年的时光。但他留下的音乐遗产却仍然在众多的后辈音乐人身上体现出来。他的传奇仍然不断被后世传颂和膜拜,他的音乐在如今看来,仍然是如此的妙不可言,他在摇滚音乐史上的地位已经无法撼动。他的早逝并没有破坏这个传奇,相反,它提早造就了这个传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