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7

    Gus Gus:V字型前行路线 - [电音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ankey-logs/58788148.html

    http://userserve-ak.last.fm/serve/_/3109462/Gus+Gus+bandpic.jpg

    (刊于《通俗歌曲》,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文:上尺工凡四六

    冰岛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能够与北欧齐名的一个特色音乐出产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独特的地理位置以及其寒冷的气候造就了具有独特风味的冰岛音乐。纵观若干冰岛音乐的代表,Björk、múm、Sigur Rós、Bang Gang等等,无不是在音乐之中透露出那种隶属于冰岛的冷感,并在不同程度上添加入身体中所包容的温暖,加以融合,最终达到音乐上的平衡。Gus Gus则是这些冰岛音乐的佼佼者中的一员。每当提起这个来自雷克雅未克的九人乐队,人们往往会想起Björk 曾经存在过的乐队The Sugarcubes,尽管乐队受到的是来自电子音乐和Trip-Hop氛围的影响,而不是80年代末期作用在The Sugarcubes身上的后朋克因素。但作为一个阵容奇特的组合,Gus Gus带来的Post Trip-Hop之声为人们带来了一幅有趣的风景画卷。无怪乎Madonna、Massive Attack、Beck、the Beastie Boys等等都成为了Gus Gus的坚定支持者。

    Gus Gus的诞生始出偶然。1995年,当时满怀激情的电音制作人Siggi Kjartansson和Stefán Árni打算弄一部名为《Pleasure》的电影,故事主要讲的是在雷克亚未克的“交换伴侣”的现象。“我们说不定都和相同的女孩睡过”,Siggi如是说,“这里就像是一个小社区”。他们开始从他们所认识的人中招兵买马,最终Gus Gus的九名成员以这种形式聚合在了一起。一个奇怪的阵容就此诞生:一位流行明星、一位男演员、一位DJ、一位摄影师、一位计算机程序员、两名导演、一名政客和一名青年明星。人凑足了,电影的拍摄却因故延期了。正在大家考虑该做些什么时,其成员中的Daníel Ágúst和Siggi Kjartansson提议说一起做一张唱片。其他人都同意了这个想法,于是他们开始了第一张唱片的准备工作。他们从电影《Fear Eats The Soul》中取得了灵感,将其中一个妓女对Cous Cous(一种食物)的独特发音“Gus Gus”作为乐队名使用。

    他们的第一张专辑《Polydistortion》,给人的感觉就和他们本身一样,像是一次玩票性质的娱乐。正如之后Daniel所说,“在签约之前,我们并不能够算作是一个乐队,我们只是一群录过唱片的人而已。”专辑也是仅仅花了11天的时间就录制完成,并于在1995年末在冰岛发行,其中的一张拷贝被送到了4AD的艺术总监手中。Gus Gus的音乐让4AD很是喜欢,而4AD的艺术设计风格也对Gus Gus的胃口,于是两者一拍即合。1997年春,4AD正式发行《Polydistortion》。但乐队凭借着讲故事的才能、旋律的天分和对艺术的追求,将Techno、Hip-Hop和Funk巧妙的融合在音乐之中,并且其中看似不经意透出的那股子Trip-Hop寒气更是让人称道。且不说那富有阴冷而潮湿的《Gun》,即使专辑中最为浮华的《Barry》,在冷峻的低音和Hip-Hop节拍外加后半部分出现刀锋般的合成弦乐的交织作用下,也免不了被蒙上一层寒意。虽然有《Why?》和《Is Jesus Your Pal?》的女声为专辑稍微在冷气之中透出一些似有似无的暖意,但是乐队似乎更乐意在编曲之中将曲子中的一点人间之气完全抹去,若前者尚属清凉的话,后者则是完全的寒冷,好似来自冷酷仙境中的声音。像《Polyesterday》这般,有些Chill Out风味但是又稍嫌阴暗了一些。《Cold Breath '79》则让人想起了Underworld的冷酷。这些音乐并没有因为人声的加入而带来多少温暖,专辑中最富有暖意反而是一首电子舞曲,《Purple》。虽然短期的制作使得专辑更像是一张合辑,而不是专辑,但《Polydistortion》仍然获得了不错的反响。

    成功过后,问题就开始接踵而至。首先是成员的问题,乐队中的一些人开始将重心移向自己的事业,逐渐从乐队中脱离开来,以至于不能在像以前对乐队那么上心。如DJ Herb Legowitz从幕前转到了幕后,成为了乐队的“幽灵成员”,为乐队做混音工作;Stephan Stephensen也开始四处玩起DJ的活儿;Daníel Ágúst则在佛罗里达制作人Q Burn's Abstract Message的专辑之中露了把脸,诸如此类。在财政上也同样有让人头疼的事儿。在1997年为专辑造势的巡演过程中,乐队不得不带着一打人以及一堆设备从冰岛跑到其他国家——这让人近乎抓狂。

    1999年的《This Is Normal》就像是一个存在的证明:在诸多的问题下,乐队仍然能够聚合在一起,做出这张唱片。但这张专辑更多的是在试图展现出乐队在音乐理念上的变革。作为开场曲的《Ladyshave》在Daníel Ágúst华丽的演绎下,显露出一幅经典电声流行场景。其后的曲子也显露出比之前更加平滑舒适的旋律和编曲处理。舞曲导向的曲子也从上次的一首变成了如今的三首(《Starlovers》的Synth Pop、《Very Important People》的House和《Love vs. Hate》的Techno)。这着实让人吃惊,因为它的表现完全颠覆了先前乐队依靠广阔复杂的电声世界营造出的形象。之前那个阴郁黑暗的Gus Gus已经完全消失了吗?很难说,在《Teenage Sensation》、《Superhuman》和《Snoozer》等曲子中,Gus Gus仍然散发出和先前相似的Trip-Hop寒气,只是在更加Smooth的包装下,使得那股子阴郁的气息多少被冲淡了一些。虽然没有上一张专辑那么怪异,但是乐队的音乐仍然在主流之外徘徊,只是比先前更加靠近主流一些。在处女专辑好评如潮以及巡演带来的成功的喜悦下,乐队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并且这次可不像上次那样,可以以一种玩票的心态在短期内迅速做出一张专辑。这也成为了使得Gus Gus在Smooth情调下的转变的因素之一。

    但是《This Is Normal》中的Gus Gus已不再是先前的那个Gus Gus。更加平滑的编曲风格,抑或舞曲化的倾向,都不是乐队和唱片公司所期望的转变。这也使得乐队最终分崩离析。2000年,4AD又发行了《GusGus Vs. T-World》,虽然仍然冠以Gus Gus的名字,但这张专辑实际上只是乐队中的两位成员,Siggi Kjartansson和DJ Herb Legowitz,作为舞曲组合T-World的精选集而已,和Gus Gus其实已无多少关系,音乐更是和Gus Gus的理念相去甚远。

    2002年,Gus Gus的第三张专辑《Attention》正式发表。此时的Gus Gus已不再是曾经的那个Gus Gus。Stephan Stephensen、DJ Herb Legowitz和Biggi Veira留了下来,再加上新加入的DJ Earth,一个崭新的四人DJ组合取代了先前的九人组成。而在风格上,也来了个180度大转弯。《Attention》与之前人们所认识的那个Gus Gus似乎已无半点联系,仅仅是继续沿用了这个名字而已。和《GusGus Vs. T-World》相似,它更像是T-World借着Gus Gus的壳发展和进化所得到的的音乐产物。在加入了女声后,《Attention》稍微偏离了当初纯舞曲的路线,但是音乐却并没有因此而更加接近人群,反而变得更加的光怪离奇,更加的非主流化。

    接下来的几年里,除了在2003年交出了一张现场混音专辑《Mixed Live》外,Gus Gus就再没有其他的大动作了。在这段休憩时间里,反而是身为原Gus Gus成员的Daníel Ágúst,和Hafdís Huld分别于2006年发行了自己的个人专辑。这多少把一些人的目光从现在的Gus Gus转移到了这两位原Gus Gus团员身上。尽管如今的Gus Gus已不再是原来的那个Gus Gus,但是在这些原成员的专辑之中,人们还是难以寻觅到当年那个辉煌的乐队的踪影。2007年,Gus Gus打破了长达五年的沉寂,带来了《Forever》。专辑中乐队继续迈着舞曲的脚步,但比之先前要来的更加的沉稳,古灵精怪的随意明显要比《Attention》来的少了许多。在无尽的Loop中,稳定的电流声响输出以及更加Progressive化的舞曲音效,都在说明Gus Gus在试图将自己往更加大流的舞曲方向推进。

    2009年的迷你专辑《24/7》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回归的信号。原先的DJ四人组变成了两人,而Daniel Ágúst的重新加入也适时地为乐队的转变推了一把。在这张由德国Techno厂牌Kompakt发行的新专辑中,Gus Gus重新投进地下音乐的怀抱。在《24/7》中你无法再感受到上一张专辑中的热闹舞池氛围,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暗黑的肃杀景象,就像封面那个隐没在黑暗中的女人一般,略显神秘但更多的是阴暗。《Thin Ice》对原先的Gus Gus乐迷们着实富有吸引力,Daniel Ágúst在空气中回荡的声线配上华丽的旋律质感和有力的鼓拍,多少让人想起了曾经的Gus Gus。《Hateful》则是一首以误入歧途的爱情为主题的歌曲,在音乐中,Daniel Ágúst 唱出了“If I Can’t Find Love, I guess I’ll Hate”。《Take Me Baby》则像是一首带着如醉酒一般扭曲声线的强劲Techno单曲。《Add This Song》则是专辑中最完美的一首曲子,看得出Gus Gus试图将所有元素捆绑在一起放入其中,歌曲开头Daniel Ágúst的声线与合成旋律完美接洽,但后面很快就被并入了Minimal Techno节奏之中,在十一分钟的时长中游荡,最终到达这场舞会的终点。Gus Gus音乐中的舞池能量的下降,反而使得人们的兴奋程度逐渐升高。

    就像是走过一条V字型路线,Gus Gus又开始向着原来Gus Gus的方向前进。从舞池(走)向更加内省和阴郁的探索回归,让人们不由得联想起了当初的那个让人着迷的Gus Gus,相比一个沉迷于舞池的组合,如今的这个Gus Gus反而显得更加有趣,也更加让人期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