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25

    崔健《给你一点颜色》:计算机时代的民乐评书 - [嘻哈世代]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ankey-logs/63043416.html

    http://img2.douban.com/lpic/s1417534.jpg

    艺人:崔健
    专辑:《给你一点颜色》(2005)
    厂牌:京文
    评级:★★★★★
    试听:虾米音乐

      这张专辑的发行时间,距离崔健上一张专辑《无能的力量》已有7年时间。崔健在缓慢而精细的为新专辑添砖加瓦的时候,却在同时不经意的培养起市场饥饿感起来。正是在人们的饥渴所造就的期待中,《给你一点颜色》所带来的摧毁力量才更加巨大,这种期待值与实际值之间造就的落差也让这张专辑变得更加富有争议,崔健的支持者们在这一刻被集体严重打击了。在这里,已经不需要再重新描述当时的那种批判“盛况”。只消你是关注中国摇滚的人儿,在那一年你肯定不会错过这场风潮。如果你是买过这张专辑的人,那么恐怕你就是当年那股风潮中的一员了。上至乐评人,下至歌迷,都参与了这次批判运动。老崔就像是台上无辜的群众,被底下一票人批斗。

      说来惭愧,我也曾是那场风潮的参与者之一。至少在头一年是如此,那张专辑给我的印象是如此之糟,以至于在之后的一年内,我都没有再去关注崔健的消息,也没有去再听第二遍专辑。幸而,偶然的一次机会,在2006年又重听了这张“无比糟糕”的专辑,却发现当初那种糟糕的印象如今已被一扫而空。很快的,这张专辑就被我列为崔健“最酷”的专辑,将其奉若至宝。不过那时候,对这张专辑的感觉从一个极端跑到了另一个极端,所以变得有些听不得其他对这张专辑的反对意见。所以时隔四年后,重新回望这张专辑时,倒是能够稍微接受一些不同的声音了。

      对于这张专辑,人们的意见浓缩成两个字,就是——“难听”。是的,在九十年代前后,崔健将摇滚乐带入中国并制造出属于自己的本土化摇滚,而如今乐迷们对崔健的印象也大多停留在那个时期。在人们的心中,崔健,和那些摇滚乐和情歌,是挂钩的。自然我们可以看出,对崔健最为失望的人群,基本都是喜欢着过去那个美好悦耳的崔健的人儿构成。当人们的记忆还停留在《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时,谁又能接受的了《蓝色骨头》、《网络处男》这样的大白话说唱呢,更别说这说唱咋听起来还是如此的难听别扭。

      不过人们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崔健成长的速度始终是超越他的支持者的速度的。且不说他在80年代开天辟地的将摇滚带入中国,当1994年《红旗下的蛋》横空出世时,这种苗头就已经出现。虽然崔健的说唱倾向在1989年的一首《不是我不明白》中就已经有了苗头。在《红旗下的蛋》中,说唱的比重开始增加。到了《无能的力量》,崔健已然变得有些陌生起来,此时他已经沉迷在黑人音乐中,并将此理念进一步的铺展在《无能的力量》中。如此看来,《给你一点颜色》的出现并不是偶然。早在《红旗下的蛋》,崔健就拉开了与摇滚的距离,并在《无能的力量》中宣布了与摇滚的割裂。崔健早已将摇滚乐迷抛在了后面,径直走向了自己向往的说唱领域。

      不过有趣的是,即使迷上了黑人音乐,崔健仍然可以在这舶来的形式之中加入中国的土味儿。前两张专辑中的《飞了》和《混子》就展现出了这么一种可能——原来说唱也可以如此的中国化,而且还能玩的让大家都挺HIGH的。不过这一次,崔健却没有走先前的路子。他选择了一种更为拧巴的方式来演绎他的音乐,或者说是他的歌词。这一次,大段大段的说唱歌词让崔健不免有些唠叨和废话的嫌疑,那种徐徐道来的语速,就像是平时一个普通人抱怨时的那种速度,而不像是在Rap,使人无法将其同当下一众Hip-Hop歌手等同起来。听崔健的说唱,总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这种“自己发明的山东/唐山方言”(颜峻),口味有点特别,不过还不赖。老崔追求的不是语速,而是节奏,还有拧巴。

      相比《无能的力量》中摇滚和爵士元素在Rapper身后大行其道的姿态,《给你一点颜色》倒是回归了民间。不是说《无能的力量》没有中国味儿,《混子》中那激荡的京剧节奏带来的冲击仍历历在目,尽管有这么一丝点缀,吉他和萨克斯等乐器在7年前的那张专辑中仍是主角。但在《给你一点颜色》中,却有了另一番景象。专辑中对中国民乐和老派流行音乐的采样自不用说,而对中国乐器的运用也使专辑十分的本土化。虽然电子成分也分得了半壁江山,但是专辑整体所带来的土味儿确实不容置疑。《农村包围城市》有着最凶狠的Jungle节拍,同时也装备上了十分土味儿的说唱,但是这种结合在崔健手下却十分的和谐。

      邱大力曾写下《期待坚硬的崔健,却等来僵硬的崔健》,以表达对新专辑的失望。“什么时候,崔健敢把古筝、笛子、箫和唢呐都锁起来,只用吉他、贝司和鼓,却能够有充分的理由让人相信:他还是新长征路上的崔健!”从这里可以看出,他仍然怀念的是一个属于摇滚的崔健,而不是属于电子和说唱的崔健。对于一个从摇滚乐中叛逃的崔健,那些仍然停留在摇滚层面并以此为基础来判断这张专辑的人,恐怕不能窥见这张专辑的美。即使是听说唱的人,短时间都无法接受这张专辑,更别提摇滚圈里的人儿了。

      有不少人认为崔健这次变得罗嗦起来,事实上,如果将其当做是说唱的话,确实有点琐碎了些。但是换一个角度看的话,却会发现,崔健其实玩的不是说唱,是评书。用听故事的心态去探索这张专辑,那么《蓝色骨头》、《网络处男》以及被分成三段的《小城故事》的废话连篇都能够得到适当的位置来摆放,并赋予其意义。把他当做说唱是不合时宜的,更多时候,我们被叙事的歌词,或者说是故事,所迷住,而不是说唱本身。

      虽然崔健还是能够写出人们所想要的旋律,但他已经懒于去写。《红先生》、《舞过38线》、《迷失的季节》……这些看上去像是折中的产物。正如崔健为这张专辑提出的红黄蓝概念,摇滚和流行仍然存在,只不过已经变成了调剂。《蓝色骨头》最后的旋律此时已经沦为一个铺垫,为整个场景做嫁衣。崔健如今已经更倾向于用“说”而不是用“唱”和“弹”来表达自己。在最时髦的说唱和电子与传统的方言和民乐之中寻找平衡的崔健,早已将摇滚和一众摇滚听众抛在了身后。即使以说唱的角度,崔健恐怕也是唯一称得上是有“中国特色”的中国音乐人了。

    附上当年这张碟的众多评论,以便以后查找资料方便
    http://tieba.baidu.com/f?kz=92656753
    http://ent.people.com.cn/GB/80644/80652/80744/5569871.html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