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12

    2011.8,我都听了些什么 - [月度推荐]

    http://img.xiami.com/images/album/img0//3439971251272142.jpg

    《青春歌年鑑》系列可以算是告一段落了。至少能听的都已经听了,至于一直放着没听的,也就只是这张1980年代的「演歌歌謡編」 了。不过这次的效果倒是有些意外,虽然我对演歌也算是有点好感,但一直未能把它化作动力。如今这张专辑却让我突然想去研究演歌。并非完全是专辑的魅力,可能是这个时候潜意识里对这个新的口味有了兴趣,也可能是因为专辑中流行乐和演歌杂交的特别效果。不管怎么说,等之后有空了,继续研究拉丁音乐、古典音乐和老歌之外,也许要加上一个演歌了。

    老歌依然是必不可少的一道菜。八月最大的收获倒是有些姗姗来迟,和演歌一样,如今对张学友的兴趣从最初的慢热到现在升温,也算是一时兴趣转向导致。虽然自己这种懒洋洋地想到什么就听什么的手法确实太松散随意了些,但是对于不想花力气去听音乐的人来说,倒也算是自在一些。

    一颗不变心 》和《爱火花 》是90年代初张学友重新崛起后留下的力作,有老式风味自然不奇怪。或许是饿狼传说的影响太深,以至于听《爱、火、花》时也能感觉到张学友的风格,竟然忽视了原曲来自日本的事实。只能说张学友的个人风格塑造的确很成功。

    http://img3.douban.com/lpic/s2892727.jpg

    爵士音乐方面不多叙述。一张先锋爵士,一张硬波普和一张Smooth Jazz。分别为Jane Ira Bloom的《Chasing Paint 》,Ike Quebec的《Heavy Soul 》和David Benoit的《Can You Imagine

    http://img3.douban.com/lpic/s3938522.jpg http://img3.douban.com/lpic/s3141067.jpg
    http://img3.douban.com/lpic/s6387727.jpg

    后摇氛围电音方面。分别是starke的《a letter from yesterday 》,Euphoria的《Silence In Everywhere 》,DJ OKAWARI的《Kaleidoscope 》和Mogwai的《Hardcore Will Never Die, But You Will 》,这里不多叙述,唯一要说的就是DJ OKAWARI这次的专辑终于脱离了前两张的平淡无味,开始能让人接受了。

    http://img3.douban.com/lpic/s2548988.jpg http://img3.douban.com/lpic/s2791527.jpg

    古典音乐方面,个人口味还是偏重。之前听过《Prokofiev: Sinfonia Concertante; Miaskovsky: Cello Concerto》的Maisky版本,这回终于听了下他的老师罗斯特罗波维奇的版本 ,但最深的印象却是在作曲家米亚斯科夫斯基身上,因为此前听的时候始终对其产生不了兴趣,如今却听出一番风味,可喜可贺。

    先前曾经因为勋伯格的缘故,顺带听说了他的弟子贝尔格和韦伯恩的大名,但这次自己是真的被贝尔格打动了,《Berg: Violin Concerto, Chamber Concerto 》里面的旋律称得上是少有的优美作品(当然这里的优美指的是20世纪古典中的优美,如同巴托克的第一弦乐四重奏一样)。以后估计还可以发掘一番。

    http://img3.douban.com/lpic/s6523665.jpg

    日本流行音乐方面,看到久保田利伸出新专辑,还是有点兴奋。这个弄着Afro头型的日本R&B教父这次终于又回归了。加上这次的《Gold Skool 》的可听性,这种兴奋倒也不会像上一张专辑那样,在听了一遍以后就幻灭消退。

    关注Miss Monday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自己还真记不得了。只隐约记得似乎是因为一首和他人的合作曲目,不过她的专辑里,合作曲目倒真是不少。去年如此,今年的《&U 》会好点。虽然走的还是类似R&B的路线,不过今年的这张专辑要比去年给力些了。

    一不留神,河口恭吾的《君を好きだったあの頃2 》就冒出来了,原本以为不会出续作,看来翻唱还真是让人上瘾。这次的风格和前作一样,依旧是清淡的原声改编。

    http://img3.douban.com/lpic/s6818832.jpg

    最近Goa-Trance成为了播放列表里的重头戏。先前看好的Man with No Name没有让人失望,至少98年的《Earth Moving the Sun 》可以说是Goa-Trance的旗舰作品,同年另一个代表乐队Astral Projection的《Trust in Trance 》也算是乐队自身的巅峰作品之一。比起现在更速度但更浮躁一些的Psy-Trance,当年的Goa-Trance还是不输给后辈的。只可惜被取代以后,这个风格就断代了。

  • 2011-08-28

    玉置浩二《ワインレッドの心》:当青春成为往昔 - [主流之音]

    http://img3.douban.com/lpic/s1462887.jpg

    艺人:玉置浩二
    专辑:《ワインレッドの心》(1999)
    厂牌:BMG
    评级:★★★★★

    全碟试听

      这张专辑的诞生时间挤紧挨着千禧年,距离当年安全地带的辉煌时刻却已有十多年之久,这一刻,离乐团最后一次在公众场合演出也有六年之久。一晃十多年,彼时安全地带的辉煌已经成为过去,但90年代中期这几年,从玉置浩二单飞后的数张个人专辑销量来看,这位昔日主脑的星途并未因安全地带的解散而逐渐暗淡。先前玉置浩二的单曲《田园》以百万黄金销量创下了歌唱事业的新纪录,而同年末NHK红白歌唱大赛上,他更是以59.9%的收视率更是刷新了歌手类别的收视率纪录。

      就在这事业顺风顺水的时候,玉置浩二却做出了这张《ワインレッドの心》,将过去安全地带时期的作品重新梳理玩味了一番。这多少让人感到有些奇怪和意外。说它是一时诞生的灵感创意也未尝不可,但是这张专辑总让人觉得,玉置浩二是在缅怀过去的美好旧时光。若再联想到1998年玉置浩二和薬師丸ひろ子离婚的事情,这张专辑身上可疑的怀旧气息就愈发浓重起来。到底是内心情感作祟,还是不期而至的灵感使然?原因现在已经显得不再重要,因为不论过程如何,最终的结果,是一张美妙的专辑的诞生。

      按下播放键,一曲曲熟悉而经典的旋律再次回响在耳边。这种熟悉感并没有因为语言而有所不同,专辑中的13首曲子中有9首已经被港台歌手翻唱过。这些曲子在港台歌手的名下,重新用粤语和国语的歌词包装,成为港台地区的金曲。感谢这些翻唱,才让我们得以知道原唱的存在。不过需要承认的是,虽然这些翻唱在另一个领域大获成功,可除了李克勤的《夏日之神话》以外,在通常情况下,玉置浩二的原唱还是显得更为美妙一些。

      熟悉的感觉还在,但味道却有些不同。曾经高亢感性的声音并未如期而至,丰富的流行编曲也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如今变得沧桑沙哑的声线以及淡如清茶的民谣式编曲。和安全地带时期的流行Band声响相比,这张专辑的民谣原声编曲颇有颠覆之意。八十年代音乐一向惯用多彩的合成器效果,加之安全地带本身的Band声效,最初的编曲效果通常都能和当时流行编曲的饱满水准接轨。而这张专辑呈现出的简单编曲,和当年一比较,有落差也是难免。即使和玉置浩二单飞后的风格相比,也有一定的差异。

      这种差异,在《ワインレッドの心》和《悲しみにさよなら》中表现尤为明显。在新专辑的编曲效果下,原曲的速度和力道以及富有色彩的编曲全部被弃置。玉置浩二似乎已经度过了安全地带的青春时期,成为了一个标准的40岁中年人。恬淡的编曲虽然过滤了原曲的热闹,但是增加了温暖。在歌曲中,中年男人的醇厚味道从玉置浩二略显沧桑的磁性声线中散发出来,加之重新编曲后的恬淡气息,十多年心态的变化跃然纸上。十年前那让人感动的青春声响,到了这里却成为了大叔的喃喃独语,少了活力和朝气,却更加成熟和煦。

      如今我仍然为安全地带的《悲しみにさよなら》激动不已,但是这个民谣版本的《悲しみにさよなら》也同样讨喜。说不清哪种风格更加动人,因为两种风格都难以让人取舍,只能说喜欢那一边是由心态决定。当穿过岁月的云雾,年轻的激情不再,云淡风轻也就逐渐成为了渴望的自然态。如今市面上充斥着大量的所谓“治愈系”J-Pop,在这张专辑的光芒下,倒是可以偃旗息鼓了。至少从编曲上来看,去除浮华,回归质朴,民谣化的处理恐怕才是最为治愈的风格。

  • 2011-08-21

    VA《Pure Love》:八十年代版本的平庸流行乐 - [主流之音]

    http://img3.douban.com/lpic/s2559430.jpg http://img3.douban.com/lpic/s3179321.jpg

    艺人:Various Artists
    唱片:《Pure Love》(2007),《Pure Love II~winter romance~》(2008)
    厂牌:Universe
    评级:★★★

    全碟试听:Pure Love 》,《Pure Love II~winter romance~

      《Pure Love》并没有它看上去的那么特别,这种怀旧的合辑在日本不算什么稀有产品。和我们这里寥寥无几的八九十年代回忆运动不同,在日本,除了老歌手本身的精选辑,还有无数的精选合辑,以及新老歌手各自的翻唱作品等等途径来怀念老歌。时代过去了,海对面仍旧活络。但是反观香港,却如死水一滩。那个老歌时代就像宝丽金公司一样,突然就那么消失了,再也无人回想起来。不管那些旋律当年多么激动人心,但如今它却蜷缩在时间的角落里,逐渐被人遗忘。

      但真要完全把那个时代召唤回来,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如今我们所看到的,更多是一些被筛选下来的精品。虽然那个时代的旋律风格具有一定的诱惑力,但不代表当时的音乐优秀率就一定高。和所有时期的流行音乐一样,优秀的总是少数,其他则作为平庸的大多数存在于当时,消失于当下。那个时代并非完美无瑕。

      这也是我并不十分喜欢《Pure Love》的原因之一。作为一张以纯爱为标题的概念合辑,自然要将纯爱的概念表现出来。于是那个时代的不少柔情慢歌就被选入了这张专辑,最终,专辑的风格变得十分的四平八稳。这两张合辑把那个时代平淡的流行曲给带了回来,试图以此呼应纯爱的主题概念,但这种干净却没有特色的旋律最终让合辑自身变得平淡无奇。虽然唱片中也不乏《想い出がいっぱい》和《夏の終わりのハーモニー》这样优秀的作品,但终究不是多数。更多时候,专辑充斥着《ひだまりの詩》风格套路的旋律。

      那个时代的制作水准并不完美,激动人心的曲子往往要搭配很多平庸的曲子,而这种寡淡的曲风与当下流行慢曲之间的差异并不大。如果陈慧娴或者黎明的专辑里面,十首歌慢歌不超过四五首的话,接受起来还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慢歌数量达到六七首以上,这张专辑就有点过于大流的感觉。当然在那个时候,出唱片的速度就和喝水一样,加上流行音乐本身的局限性,弄出平庸的曲目也在所难免。但作为一张合辑,选曲选成这样子,那就是制作人或者唱片公司的品味和定位的问题了。

      即便如此,在回忆老歌方面,《Pure Love》仍具有一定的价值。至少对身在日本之外的老歌爱好者来说,这两张合辑带来了又一个发掘老歌和老歌手的机会。稲垣潤一、来生たかお、杉山清貴等名字恐怕能带来不少惊喜。另外一个有趣的地方,那即是《セカンド ラブ》并未采用中森明菜的版本,而是选用了歌曲谱曲者来生たかお的演绎版本。

  • 2011-08-13

    来生たかお《Étranger》:台前幕后的错位 - [主流之音]

    http://img5.douban.com/lpic/s6831125.jpg

    艺人:来生たかお
    专辑:《Étranger》(1987)
    厂牌:キティレコード
    评级:★★★☆

    全碟试听

      作为一名歌手,来生たかお不见得十分优秀,不幸的是,他同时也是一位作曲家。事实上,很多流行歌曲的创作者都会遇到这种状况,雷颂德在自己的精选辑中难得露了一嗓子,但这一嗓子就道出了他一直潜身于幕后的原因。虽然当上K歌之王很容易,但是成为歌手,即使有才也不一定会成功。这也是为什么《楽園のDoor》被南野陽子唱红,而不是被身为作曲家的来生たかお自己唱红的原因。
      
      作为唱作歌手,来生たかお仍然有权利把这首金曲收入自己的专辑里。但听了原作者的版本,会发现虽然南野陽子的唱功听起来不是很强,但是感染力和歌唱技巧还是足够的。唱不出延长音但是能改用看似俏皮的断续咬字唱法,带来的效果倒也不俗。相比而言,来生たかお就多了两个劣势。一来没有女声歌手的感染力,二来有气无力的唱功也让人产生不了太多的印象。只能说,虽然没有产生很好的效果,但至少聊胜于无,毕竟这首曲子的旋律算是中上乘水准。
      
      这种唱功的不足导致的不良影响也蔓延至整张专辑中。来生たかお的表现不能让听众完全满意,如果有人买了这张专辑,相比多半是为了这张专辑的曲子。也就是说,来生たかお的创作是这张专辑的主要加分点,而非他的歌唱部分。如果他的唱功能达到村下孝蔵的水平,他的星途应该能更上一层楼,至少《楽園のDoor》这样的曲子,应该让来生たかお,而不是南野陽子,为大家所铭记。在2000年的出道25周年纪念专辑《Dear my company》中,可以看到他的唱功有了些许的改善,不过总体而言,他仍然不是做歌手的料。
      
      专辑的核心,在于来生たかお的作曲部分。这部分并没有让我们太失望,虽然算不上顶级水准,但是优良至少是达到了。不过编曲效果的平淡,以及唱功的老问题,让这张专辑不是特别的耀眼和精良。就像专辑封面一样,在制作上有些粗糙,这点倒是有些可惜《時をさかせて》这样的曲子本来应该发挥出更好的效果,但是它们却显得如此的黯淡,失色。《時をさかせて》完全有能力成为和村下孝蔵《初恋》并肩的名曲。
      
      就像黎明90年代的专辑一样,若不是旋律的优良,我想我是绝不会接受这样一张唱功无味的专辑。个人倒是觉得来生たかお更适合当雷颂德一样的人物,找一个歌手合作或者说专职于幕后,虽然不能让自己站在舞台中央,但是笔下的那些旋律至少能被表现的更加完美,而不是这样被浪费。

  • 2011-07-16

    陈慧娴《情意结》:无人问津的情意结 - [主流之音]

    http://img3.douban.com/lpic/s1807429.jpg

    艺人:陈慧娴
    专辑:《情意结》(2003)
    厂牌:环球
    评级:★★★★

    专辑试听

      若干年前看到陈慧娴在开演唱会时失态的新闻,有些惋惜和同情。作为曾经的香港一线女歌手,陈慧娴好歹也风光无限过,获奖无数,白金销量也不在话下,但歌坛的起起落落就是那么现实和残酷。自九十年代四大天王开始称雄香港乐坛时,谭咏麟、陈慧娴一票八十年代标杆就悄无声息的被挤到二线阵营。九十年代的那些慢板专辑也只是让陈慧娴不咸不淡的在公众视线中尴尬驻足。而今潜伏三年推出的《情意结》竟然只得8000张销量,加之已有多年的焦虑症,也难怪那时Priscilla情绪会如此不稳定。

      陈慧娴自九十年代就逐渐地被人们遗忘。纵观陈慧娴90年代的专辑,基本都是以慢板为主的专辑,鲜有能够重现八十年代辉煌的优秀专辑,音乐日趋平淡起来,这处境和谭咏麟多少有些相似。即使是在97年宝丽金被环球收购后,那头黎天王已经在Sony和雷颂德的撮合下,在中文House舞曲中起舞,以新的风貌崛起,而这边陈慧娴依然如故,走着原来一贯的慢板路线,细节上虽有变化但是总体效果并不显著,整体似乎没有大的转型改变。

      可是到了《情意结》这里,专辑风格却有了一个大幅度的转弯。这张专辑除了承载了陈慧娴的声线以外,已和陈慧娴的一贯路线风格关系不大。专辑的风格走向,实际上是由身为制作人的陈辉阳掌握控制。从陈辉阳给卢巧音写的那些特立独行的歌曲来看,这位作曲家应当算是比较有才气的人物。就我个人而言,陈辉阳的才气可以和98年前的雷颂德有的一比。只不过如今雷颂德已经被主流招安,但是陈辉阳还是能偶尔闪现一下光芒。

      “对我们来说,电影乱世佳人、柯德莉夏萍、对高跟鞋的迷情、恋人的来去、旅行的回忆、萧邦的钢琴音乐、看通透的悲伤往事,都是共有的情意结。回想起学生时代爱不释手的傻女、玻璃窗的爱;恋爱时沉迷的与泪抱拥、痴情以外、今天的爱人是谁;移民时寄托情感的夜机……我们听的这些歌,都是一个时代的印记。陈慧娴,就是我们的情意结。”专辑内页陈辉阳的那些话,明确了这张专辑的性质:对过去的情结。

      只不过这里留下的情结是陈辉阳的情结,只不过是借了陈慧娴的声线来实现而已。真正属于陈慧娴的情结,都在这张唱片的Disk B里面——那些陈慧娴的老歌精选,才真正把我们指向那个真正留在我们记忆中的陈慧娴。这也难怪为何那么多的爵士和古典效果会在专辑中出现。《明日又明天》的欧陆手风琴+圆舞曲、《柯德莉夏萍穿过的鞋》的爵士+管弦乐团、《拈花惹草》的探戈、《萧邦与我》的爵士、《Gloomy Sunday》的港式流行+Trip-Hop鼓点……如此主流而又另类的专辑,让人难以将专辑本身与陈慧娴联系在一起——听上去更有百老汇舞台剧的精致优雅风味,称为一次华丽的转型倒也不为过。

      在几首慢曲中,陈辉阳依旧试图留给歌迷一些回忆,以此让陈慧娴的风格具有延续性。也许就是出于这个意图,《情意结》、《把悲伤看透时》这些具有90年代陈慧娴风格的曲子才会被放入唱片里。《傻女的新衣》这一Remix版本的出现恐怕也是出于这种考虑,原曲的旋律披上了当下港乐的新衣,使得这一情结得以继续延续。但你知道,有的时候情结就永远称为了情结,试图回放部分记忆,和重回过去,难度不同,实现的可能性也是不同。《傻女的新衣》也给人一种站在现在看过去的感觉,而不是重回过去。

      对比4年后陈辉阳自己的《12金钗众生花》,可以看出他在《情意结》中并未完全释放自己,但和他为其他人制作的专辑相比较,可以看出这张专辑对于他,犹如当年黎明的《Sound》之于雷颂德。正由于需要大刀阔斧的转型,所以Keith才得以放开手把专辑做得如此雅致。提到销量——这也是我纳闷的原因,连陈慧娴自己都抱怨了,这么好的专辑竟然销量不佳。这张专辑虽不适合陈慧娴老歌迷怀旧,但是作为陈辉阳的舞台,在可听性上专辑还是胜过《12金钗众生花》的,同时这也是21世纪以来少见的几张优质粤语专辑,虽然专辑整体性上还是有点欠缺。

      只是在如今这个以口水歌为主导的流行乐坛,这样一张雅致的专辑,要抓住年轻人恐怕不容易,老歌迷或许更想听到的是以前的那个陈慧娴。作为一张优质但是不走寻常路的专辑,被低估倒也在情理之中,六年前黎明的《Sound》就已经亲身实践过一次。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雷颂德改变了自己,陈辉阳却没有放弃。这也使得我们得以在4年后等到《12金钗众生花》。但是《情意结》在如今已算不得多少另类,和当年《Sound》的处境是没法相比的。难道说,过了千禧年以后,这些歌迷的水准,仍然没有多少提升吗?

    (注:柯德莉夏萍英文为Audery Hepburn,即奥黛丽赫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