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07

    斯托克豪森的印象之旅 - [古典回眸]

    艺人:Harald Boje/Christoph Caskel/Peter Eotvos/Tristan Fry/Markus Stockhausen/Margareta Hurholz
    专辑:《Stockhausen: Spiral I & II, Pole, Wach, Japan, Zykus, Tierkreis, In Freundschaft》(2009)
    厂牌:EMI Classics
    评级:★★★★
    试听:CD1 & CD2

      毫无疑问,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至今,卡尔海因兹·斯托克豪森一直被认为是一位伟大的音乐家。他在实验音乐和电子音乐上作出的探索和贡献让人肃然起敬。并且如Olivier Messiaen、Pierre Boulez、Stravinsky甚至The Beatles都或多或少的从他那里受到了一些影响。The Beatles甚至将Stockhausen放在了他们的唱片《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的封面之中,以此表示对其的尊敬和喜爱。

      但要收集到这位伟大的人物的作品却是一个略显困难的工作。这不仅是因为他的作品的旋律愉悦感的稀少而导致在市面上难以寻觅,而且他已发行的大多数古典音乐作品都牢牢控制在他的家族手中,并且在私人厂牌以十分昂贵的价格发行。这两点导致了Stockhausen的音乐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学术界和教科书中传阅的多,而对大众来说,却很难听到其音乐。所以这张十分“平价”的唱片,也就显得十分的难得。

      这张唱片与其说是专辑,倒不如说是精选来的合适。专辑中收集的八首作品,根据作品的创作年代来排列曲目顺序。从1959年的早期代表作《循环》开始,经过1968到1970年的三部作品《漩涡》、《极》和《即将到来的时代》(节选其中的第15首和第十六首,《日本》和《醒来》),最后以1975年的《黄道》和《友谊》结束。让人感觉就像是一个编年史。而这个编年史只是一个片段,一个记录了Stockhausen前三十年创作的片段。而这个编年史也仅仅是像图文书那样,仅仅是将这一段时期简单的带过而已。

      但即便如此,这张专辑仍然可以看做是一扇通往20世纪最伟大的先锋音乐家的大门。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艺术家,或者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精选集无疑是迈出第一步所能够考虑到的最佳选择。而这张专辑中选择的曲目也颇具代表性。专辑CD1中的《循环》、《漩涡》和《黄道》都是Stockhausen颇具名气的代表作。所以作为开胃小菜来说,这张专辑算得上是优秀。其中《循环》的曲谱据说并不是用音符,而是用图画写就,演奏者可以从任何一点演奏起,其疯狂可见一斑。

      虽然可能并不适合放在便携播放器中反复聆听,但是偶尔抽出时间听听的话,还是会获得非比寻常的听觉体验。专辑中的第一首曲目,为一名打击乐手而坐的《循环》,其实还算是文雅的作品了。到了后面的《漩涡》和《极》中,由即兴的收音机调频切换所制造出的噪音无疑要来的更加的先锋和刺激些。尤其在《极》的22分钟内,这种对耳膜的挑战达到了顶峰。不知道这是否和人数有关系(《漩涡》由一人摆弄短波接收机和电声装置,《极》则由两人摆弄两台收音机)。

      CD2似乎开始更关注旋律,虽然这种关注只是有一点点的提升。在《日本》和《醒来》中,由收音机制造出的噪声的消失和在电声旋律分量的提高多少让人觉得音乐少了些随意,虽然音乐听起来还是一样在进行看似毫无目的游荡。而在可以由任何乐器演奏的《黄道》和由单簧管独奏的《友谊》中,音乐也比之前显得愈发向旋律回归。不过这次,老Karlheinz Stockhausen的儿子,Markus Stockhausen作为小号手出现在在这两首曲目中,演绎他父亲的古典编制作品。

      和如今的许多实验音乐家不同,Stockhausen的实验音乐听起来目的性不是那么的强。也就是说,没有太过强烈的情绪和意图,他的曲子更像是一种纯粹出于天真和好奇心而制造出的产品,没有明确的目的性,没有明确的强弱和快慢,完全抱着玩的态度和好奇的心理,在完全放松下来的状态下的即兴游戏,这使得他的音乐听上去更加的诙谐有趣。而在这种随意之中,却又不至于显得过于杂乱,古典音乐家的头衔多少解释了他的音乐中的那种属于古典音乐的广阔空间感,这也将他与其他实验小辈区分开来。

    以下是这张专辑中的曲目:
    Zyklus ("Cycle"), for a percussionist, Nr. 9 (1959)

    Spiral for a soloist with short-wave receiver and live electronics with sound director, Nr. 27 (1968)

    Pole, for 2 players or singers with 2 short-wave radios, Nr. 30 (1969–70)

    Für kommende Zeiten, 17 Texten Intuitiver Musik  for electronium, percussion & electrochord, Nr. 33 (1968–70)

    15 Japan, for ensemble
    16 Wach (Awake), for ensemble

    Tierkreis ("Zodiac"), 12 melodies of the star signs, for a melody and/or chording instrument, Nr. 41½ (1974–75)

    In Freundschaft, for clarinet, Nr. 46 (1977)

  • 2009-08-31

    Telemann - Overture (Suite) in A minor for recorder and strings, TWV 55:a2(演奏:Il Giardino Armonico) - [古典回眸]

    好不容易找到一支泰勒曼的视频。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红极一时的泰勒曼,如今竟然挤不进巴洛克大师的前三名,而一文不名的巴赫反而遍地开花。

  • 2009-08-17

    Fabio Biondi/Europa Galante《Vivaldi:L'Estro Armonico》:这是他的那杯茶,但不是我的 - [古典回眸]

    http://t.douban.com/lpic/s3357952.jpg

    作曲:Vivaldi
    演奏:Fabio Biondi/Europa Galante
    专辑:《L'Estro Armonico》(1998)
    厂牌:Virgin Classics
    评级:★★★
    试听:Google音乐

      当时间表越过20世纪后,人类已经经历了太多新思潮的冲击,无论是科技还是文化方面都是如此。在音乐上,这个时代所诞生的音乐新品种几乎可以说已经超过了先前所有已经出现的音乐品种的综合。这是一个大胆的时代,一个解放思想的时代,在古代被视为禁忌和不合体统的音乐上的先锋想法在20世纪初的开拓性般的突破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新思潮的井喷使得革新速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快速。

      而在这些新声音以及其背后所蕴含的新想法的影响下,古典音乐也不由得开始产生了一些新的方向。这里我们不说古典音乐和各个现代音乐之间的相互渗透和融合,就说演奏方式上,同样也出现了不少异类。这年头不缺先锋也不缺怪人,更加流行化的Bond和显得更接近古典范畴的Nigel Kennedy等人的出现就是明证。如今的一批人已经越来越疯,Yehudi Menuhin对爵士音乐的兴趣尚未过于影响到他自己对古典的演绎,可是到了他的弟子Nigel Kennedy时,却开始更加完全的颠覆古典。当现代人的口味越来越劲越来越“摇滚”的时候,当古典音乐仍然在坚持其正统方式的时候,一些人开始跳出来,开始用自己的方式让古典音乐“疯”起来。

      Fabio Biondi不过是这些怪人中的一位而已。当古典音乐对巴洛克音乐的诠释仍然局限在现代大规模管弦乐队编制和巴洛克小规模室内乐团编制以及现代乐器和古乐器之间相互掐斗时,Fabio Biondi和由他主导的古乐团Europa Galante却带来了第三种可能性:抛却自古以来默认的正统演绎方式,选择一种更为自由和现代的演绎方式来演绎巴洛克时期的古典音乐。

      或许将Fabio Biondi归结到现代演奏范畴会让一些人感到不是很赞同。因为事实上Europa Galante听上去并没有Nigel Kennedy那般疯狂。虽然Fabio Biondi和他们一样,在某些环节的节奏速度和乐器在强弱音上的选择进行了一些改动,使得其丧失了巴洛克音乐的一些特点:均衡、华丽和典雅。但是仔细听听,还是可以发现他们尚未达到Nigel Kennedy那种以“摇滚化”的浮华方式演奏的程度,除了一些浪漫主义化的处理方式,其他时候Europa Galante仍然遵循着他们在音乐学院所接收到的古典音乐教育。

      而这种尚未过于离经叛道的做法适当的减少了Nigel Kennedy演奏中所流露出的俗气,不至于达到过于浮华而缺少内涵的程度。但是这仍然不能改变这张专辑的内涵,维瓦尔第的音乐魅力,更多时候,还是在它缓缓道来时才能显现出来。那种热情只有在拥有一定限制下,才能够散发出其魅力。而过于放纵仍然会使得原作中的一些精华元素和魅力会被有意无意的抛弃和被流失。在专辑中的第八首协奏曲的第三乐章中,这种问题就已经暴露无遗。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更加随意和没有节制的农场小子,而不是温文尔雅中热情如火的红发神父。

      并不是说Fabio Biondi的演绎不够好。事实上,他要比Nigel Kennedy来的更加典雅更加洁净,而后者的音乐更像是胡闹。但是Fabio Biondi看似自由的浪漫主义化演绎方式还是让维瓦尔第的音乐魅力打了折扣。古典音乐的曲谱极其音乐特点已经决定了其特点,除非和流行和爵士恰到好处的融合外,想要在古典音乐范围内作出一些改变,无疑是否定了作曲家本身的音乐。古典音乐更需要的是一种沉淀,而不是滥情。

  • 2009-07-24

    【转】为什么乐评人的名声很差 - [三言两语]

    文:管风琴

      哈哈,前两天说的那个英国乐评人莱布雷希特,居然名头不小,在网上搜索,起码在国内被捧为“著名乐评人”,相当多的褒奖集中在“他让你了解了很多古典音乐家的八卦”,并且写了著名的《谁杀死了古典音乐》一书。这书我没看过,网上有这样的介绍:“古典音乐死了吗?到底是谁想谋杀它?少数音乐明星的报酬日益高涨,为何同时又有愈来愈多的乐团经营不下去,陆续地在裁员、减薪?一百多年前的李斯特是如何包装推销自己的?马勒、R.施特劳斯、卡拉扬、比彻姆等古典巨星如何来经营自己的音乐事业?福尔特文格勒又是如何打败华尔特而成为柏林爱乐的当家人的?福童、美女、通俗化是古典音乐的救星还是掘墓人?经济人、唱片公司与乐团经理们又是如何来操纵古典音乐市场的?读者看完本书自有答案。”

      对此我并不appreciate。古典音乐界和别的行业一样涉及商业,一样是江湖,有许多黑暗面,这不是什么秘密。但把古典音乐界种种弊端跟流行乐界对照一下,古典乐界的毛病,哪一个不同样存在于流行乐中并且高出若干个数量级?古典音乐的弱势不是其江湖本身导致,而是观众口味和时尚的问题。如今古典音乐如果太过强势和泛滥,有人来去魅倒也无可厚非,不过事实却是不断有古典乐团被解散,古典广播电台难以为继,技艺炉火纯青的大师因为没有录音机会而空费才华。

      这个话题,让人想起在国内曾经名噪一时的Johnson所写《知识分子》一书,努力揭露文化名人的黑暗面,最后还不是让人看出来作者的主题先行和硬作文章。

      对古典音乐,当然骂比捧受普通读者欢迎,因为古典音乐不是普通人能骂的,有个似乎“有能力骂”的人替人骂骂,好像出了许多人的恶气。然而在这个所谓乐评家的文章中,我从来没看到对音乐细节有说服力的甄别和努力了解的真诚,有的只是自以为是、回避真正矛盾的花头。比他更差的乐评人,回避矛盾是靠空洞的吹捧,他比那种没听音乐会就写出:“……出色的发挥,使之成为本次音乐会中的一大亮点,显然这是位有着很高音乐品位的钢琴家。对于这部作品的解读,他在古典的格调和诗一般的韵律之间寻找到很好的平衡,那灵敏的触键及明暗交织的音色也很能抓住听众……”的乐评人的确强一些,可无非是硬币的另一面,大而无当的捧变成“ 骂”而已,而且骂的主要焦点在音乐家的趣闻轶事,挖掘小道新闻上。不动脑子的读者,会以为凡是骂必然意味着真诚、正直、起码敢得罪人。就算他说的不是假话,不是为了哗众取宠(其实非常可疑),但非假话就一定是对人有益的话吗?

      网络时代、个人时代,最不值钱的就是“个人意见”,你能说我也能说,你真诚我也真诚,兰多芙斯卡说过,“他们越不懂,就越敢说”--所以媒体中才充斥了那么多假真诚之名的垃圾。

    原文地址:http://www.douban.com/note/39747308/

  • 2009-06-08

    【视频】【85分钟音乐会】保罗.欣德米特《圆号协奏曲》巴托克《中提琴和乐队协奏曲》普罗科菲耶夫大合唱《 亚历山大.涅夫斯基》 - [古典回眸]

    曲目:

    Paul Hindemith - Horn Concerto
    Bela Bartok - Viola Concerto
    Sergei Prokofiev - Alexander Nevsky

    我发现自己还是很邪恶。对这些可怖的20世纪古典之声仍然如痴如醉。不过这样的音乐听下来85分钟,并不觉得是一种负担。它只是在和我身体里的恶魔产生一种共鸣而已,并将这种压抑着的残忍变形的快乐释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