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13

    Goa Trance & PsyTrance(下) - [电音志]

    从旋律到音效

      说取代或许不太合适,可 Psy Trance 的确成为了 Goa Trance 没落后某种意义上的延续。 Psy Trance 的视角已经不再着眼于原先的印度宗教氛围,而是将重心大幅度迁移到了电子音乐本体身上,如同迷幻的 Trance 舞曲, Psy Trance 更加依赖合成器的声效来制造声音上的幻觉,虽然印度和中东音乐的效果未被完全遗弃,但其在音乐中所占比重已大不如前。

      正因为此,我们在听 Yahel 以及 1200 Micrograms 的时候,所得到的感觉要比 Goa Trance 更为流行化。虽然在 Infected Mushroom 的音乐中,我们还能够听到一丝东方风情 ( 这或许和他们的以色列国籍有一定关系 ) ,但和 Man With No Name 以及 Astral Projection 这些老一代乐队相比,这种差异的明显程度还是让人无法忽视。

      事实上,想要了解这两种风格之间的差异,有一个最为简单的途径: 2004 Astral Projection 的专辑《 Ten 》。这张专辑收录了 10 首乐队原作的 Remix 单曲。这些由他人重新编辑演绎的曲子,将原曲浓重的印度音乐味道洗去大半,以至于在听《 Let There Be Light 》和《 People Can Fly 》的时候,会让人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取而代之的是 Psy Trance 惯用的手法,带有空间感的声音效果,由远到近,由小到大,旋律声效的来回切换在 Psy Trance 早已屡见不鲜,加上对声音效果的扭曲处理以及密集的点阵般的鼓点侵袭, Astral Projection 的单曲已经被这些 DJ 们彻底改头换面,包装成了如今风行的 Psy Trance 音乐。《 Dancing Galaxy 》最后的那段扭曲的合成器声效以及《 Let There Be Light 》中大面积的音符轰炸,都让人毫不犹豫的想到 Psy Trance

      Psy Trance 的到来预示着更加生猛的迷幻电音的时代来临。以冥想为主的印度音乐元素为主的时代一去不复返,这个后继音乐类型只能在音效表现力而不是旋律上制造震撼效果。 DJ 们偏爱的扭曲音效在先前早已存在和启用,只不过在 Psy Trance 中这些效果被运用的有些变本加厉的样子,尤其是那种锯齿般的电子音效的广泛和密集使用,让人尤其欲罢不能。以至于一些 Goa Trance 音乐人在后期也投向了 Psy Trance 的怀抱。

      说实话, Goa Trance 的编曲方式在现在看来确实显得有些老旧,用一成不变这个词来形容虽然有点重,但也不会差太远,或许他们主要专注于旋律上的经营,而在合成器音效上没有做太多的改进。这样一来,被拥有令人炫目的音效运用的 Psy Trance 赶超和取代,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未决的困境

      新的问题也在 Psy Trance 身上出现。虽然有着炫目的音效效果,但是现在的 DJ 们似乎过于追求音效,而在旋律构建上少有起色。这样一来,倒是让 Psy Trance 在花俏之余,显得有些空洞。纵观整个 Psy Trance 音乐界,真正撑得起场面的大牌还是寥寥无几,这点和当年的 Goa Trance 颇为相似,总体状况看起来并未改变多少。

      由于 Psy Trance 的小众地位,以至于有些 DJ 为了谋求更大的发展而逃离了这个领域。 Yahel 的叛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不过平心而论, Yahel 没有转向主流 Trance 之前,他算得上是 Psy Trance 中为数不多的几位顶级 DJ ,极富旋律化的专辑《 Around The World 》也为 Psy Trance 带来了流行化和主流化的可能性。在他转向 Trance 以后,虽然市场更为宽广,但是音乐水准和灵气却大不如前,着实让人惋惜。

      但是 Psy Trance 还是给我们带来了一些优良产品。在这点上,以色列的 DJ 们给予了很大的支持,早先玩 Goa Astral Projection 便是来自以色列,如今 Psy 界大名鼎鼎的 Infected Mushroom Yahel 等人也均是以色列的音乐人马。当然也有 1200 Micrograms 这样的例外,这个由一对荷兰人的组合和一个芝加哥人在西班牙创立的新组合,因为在其 Psy 音乐中加入了富有力量的电吉他效果而颇为特别。

      但是如今 Psy Trance 最大的问题就是后继乏力。其他乐队本身整体平庸的状况自不用说, 2005 年后, Yahel 叛逃到了 Trance 阵营, Infected Mushroom 也在尝试和诸如摇滚等乐种融合,如此发展演化,待到他们 2010 年的新专辑《 The Legend of the Black Shawarma 》时,其音乐身上的 Psy Trance 气息已经愈加薄弱。

      虽然 Psy Trance 整体的衰弱势头已再明显不过,但其所具有的独特风格和魅力注定了其不会完全消亡。如同当初 Goa 的沉沦,虽然如今 Psy 的境遇已经比前者有一定改善,但是整体的萎靡之态却鲜有翻盘之力。即使是整体同样萎靡的 Drum & Bass 也要比它强上不少。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心存希望去等待下一个 Psy Trance 天才的出现,然后扭头去听当红的主流舞曲 Progressive Trance

  • 2012-02-09

    Sankey的2011年度十大专辑 - [年度总结]

    今年挑选十大专辑,倒是比去年更为困难,因为今年选入的专辑出彩程度不如去年。但最终还是弄来了十张专辑,算是对2011总结的交差。由于时间仓促加上虾米试听不太正常,所以各个专辑就不写具体评语。见谅。

    排名不分先后:

    Hans Zimmer & John Powell《Kung Fu Panda 2 OST》
    豆瓣页面
    试听地址

    Hans Zimmer & Lorne Balfe《Crysis 2 OST》
    豆瓣页面
    试听链接

    久保田利伸《Gold Skool》
    豆瓣页面
    试听链接

    Miss Monday《&U》
    豆瓣页面
    试听链接

    河口恭吾《君を好きだったあの頃2》
    豆瓣页面
    试听链接

    Dakota Suite & Emanuele Errante《The North Green Down》
    豆瓣页面
    试听链接

    DJ OKAWARI《Kaleidoscope》
    豆瓣页面
    试听链接

    馬場俊英《HEARTBEAT RUSH》
    豆瓣页面
    试听地址

    Mogwai《Hardcore Will Never Die, But You Will》
    豆瓣页面
    试听链接

    Bill Frisell & Vinicius Cantuaria《Lágrimas Mexicanas》
    豆瓣页面
    试听链接

    Tag:音乐
  • 2012-02-05

    Goa Trance & PsyTrance(上) - [电音志]

    (刊于《惠空港》2012年第一期 )

       Goa Trance 被人遗忘了太久,这句话总让人觉得不太对头。在 90 年代中期, Goa Trance 度过了最为灿烂得意的时光,但即使在那时,它也未能摆脱“小众”的标签,短暂辉煌后随之而来的沉沦也在意料之中。由此说来,一个未能被多数人知晓的乐种,又怎能用上遗忘一词?

       如今 Goa Trance 能被人们重新从故纸堆中捡起,恐怕多数时候也是托了 Psy Trance 的福。作为 Goa Trance 的改良版本兼后继者, Psy Trance 的存活状况倒是要比它的父亲改善了一些。从影响力和普及性来看, Psy Trance 无疑要比 Goa Trance 在电音界混得更加出色。

       诚然,如今 DJ Dancer 们都毫不犹豫地放弃了 Goa Trance 而选择了 Psy Trance ,但这并不能证明 Goa Trance 毫无可取之处。那堆老旧的 Goa Trance 专辑,其音乐带来的震撼力有的时候并不输给它的后辈们。方法和理念,而不是力量和速度,是他们之间的主要差异。如同父子一般, Goa Trance Psy Trance 联系在一起。在音乐分类上,他们之间的界限也往往显得比较模糊。今日我们暂且将其放在一起,追根溯源,介绍它们的演变过程。

    Goa

       若要对 Goa Trance 追根溯源,就不能不提起位于印度西海岸的 Goa 。作为如今印度面积最小的州 ( 大小相当于三个香港 ) ,历经葡萄牙 451 年的统治,在印度下独立 14 年后, Goa 终于得以于 1961 年告别了葡萄牙统治者,重新回到了印度的怀抱,成为了联邦的新成员。

       但如同曾被被摩尔人占领过五个世纪之久的西班牙, Goa 告别了昔日的葡萄牙统治者,但却未能将葡萄牙四个多世纪以来的文化影响彻底清除掉。在漫长的占领时期里,葡萄牙的文化早已渗入当地。 Goa 的诸多欧式建筑也印证了这一点,来自葡萄牙的影响恐怕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被扑灭。

       当地的建筑可以称作是印度、伊斯兰和葡萄牙风格的一个集合体。在过去四个世纪的统治时期里,许多新建造的教堂和房屋都呈现出葡萄牙的建筑风格特点,和印度本土的其他地域相比,这点无疑使得 Goa 成为了一个特殊的存在。正因为此, Goa 才会让来自欧美的游客感到熟悉和亲切,加之沿海地区坐拥的得天独厚的自然美景,更进一步增加了游客的好感,成为欧美游客青睐的印度旅游圣地。

       60 年代越战爆发,嬉皮风潮一时盛行于世, Goa 因其当地海岸美景、低廉的生活成本、宗教氛围以及在六七十年代印度仍然合法的大麻等因素而颇受嬉皮士青睐,成为了其在印度的乐园。

       70 年代,第一批在 Goa DJ 们通常会放一些如 Grateful Dead Pink Floyd 或者 The Doors 这样的迷幻摇滚音乐,电子音乐在 Goa 的第一次登陆要等到 1979 年,但是那时仍然只是放一些如 Kraftwerk 的音乐。带有真正 Goa 本土特色的电子音乐的萌芽还要较之晚四年,而在这段过渡时期里, DJ 们还沉迷在欧洲的 EBM 音乐 (Electronic body music ,代表乐队为 Front Line Assembly) 中不可自拔。

       而后的数年内, Goa Trance 逐渐有了一些雏形,但它真正成型,还需要等到 90 年代初。毕竟构成 Goa Trance 最重要的一环——底特律 Techno 音乐,也是在 89 年才被西方人带到 Goa 。在它真正成型之前, Klaus Schulze 的音乐风格更像是 Goa Trance 的前奏和铺垫。

       单纯从名称上,人们或许会简单将 Goa Trance 的诞生归结于由印度音乐和 Trance 的结合所致,但事实并非那么简单。除了之前提到过的 80 年代的 EBM 外, 90 年代的 Acid House( 主要是来自 The KLF 的单曲《 What Time Is Love 》的影响 ) Techno( Orbital 乐队 ) 和更早一些的迷幻摇滚中,都能多少发现一些和如今 Goa Trance 音乐相似之处。

    走向世界

       一如 Trance 舞曲, Goa Trance 被制作出来的初衷,也是为了帮助人们迅速进入肉体上的超然状态。 Goa Trance 如同古代萨满教的仪式中的旋律和节奏一般,极富催眠效果且规律十足。它倾向于将能量均匀分布在乐曲的每一处,使其能够稳定的释放出来,利用电子鼓的声响以及错综复杂的层叠旋律的细微变化推进,构造出一种强烈而迷幻的感官体验。

       但是 Goa Trance 也未能逃过当初锐舞诞生时所遭遇的尴尬。诞生之初, Goa Trance 在印度受到了不少偏见和抵触,这其中官方的阻力最为强大。 DJ 和支持者们一直试图改变 Goa Trance 的地下音乐状态,但收效甚微。即使是在竹林或者海滩的临时派对,往往也需要贿赂当地警方才得以顺利进行。

       尽管一开始阻力重重,但这并不能扑灭来自包括印度印度在内的世界各地的人们的热情,特别是新年期间的派对,蜂拥而至的旅行者们往往让舞会显得混乱不堪。

       1993 年在英国本土的 Goa Trance 演出进一步引爆了印度以外的听众对 Goa Trance 的热情。起初参加北伦敦的派对的听众只有区区数百人,但随着演出次数的增加,追随者的人数不断爬升,以至于当在布里克斯顿学院举行派对时,听众已经达到六千人之多。而在其后的整个 90 年代里,这一系列派对的举办者,这个名为“回归本源”的俱乐部,将会把 Goa Trance 之声传遍欧洲、以色列、日本和美国。

       Goa Trance 最为辉煌的时刻在 90 年代中期降临,由于 Paul Oakenfold DJ 的支持, Goa Trance 获得了重大的商业成功。这在 Paul Oakenfold 2001 年发行的混音专辑《 A Voyage Into Trance 》中仍然有体现, Man With No Name Hallucinogen Ayahusca 以及 The Infinity Project 等人的曲目都无一例外的散发出 Goa 的气息。专辑的名字则更加突出了这些音乐的价值,这就像一个声明:这张专辑里的 12 首单曲才代表了真正的 Trance 音乐。

       这种风潮维持了一段时间,随后这些大牌 DJ 们又重新投入主流 Trance 的怀抱,留下 Goa Trance DJ 独自奋战。更为糟糕的是,在这个凶猛的风格中,能够拔取头筹并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影响力 DJ 组合可谓寥寥无几。即使 Astral Projection Man With No Name 这般优秀的乐队还是为 Goa Trance 带来了一些名望,但独当一面的大师的匮乏状况,最终使其走向衰弱。

  • 2012-02-04

    【视频】Going Under Ground - 初恋 - [地下三厘米]

  • 2012-02-01

    【视频】Maria Conchita Alonso - La Loca(陈慧娴《傻女》原曲) - [主流之音]